5.0

2022-08-30发布:

风化史歪传-黄硕

精彩内容:

  根根長槍浸淫水,泛花淘盡英雄;雞巴松軟龜頭空,老屄依舊在,何患夕陽紅。

    情色故事,不登大雅,但凡如廁,讀拭兩用。恐爾久硬,搞點笑話,使爾萎靡,實是負責。天地良心,特曉讀者!

    但?啥一開頭就要惡搞這?著名的兩句?只是因?這個故事要講的,乃是叁國時期一個叫黃碩的女人。如此這般的強套了些關聯,無別意,勾引大家觀欲而已!

    黃碩這個名字聽著一定陌生,這一點也不稀奇,在男人天下的古代中國,她的很多應該傳世的事迹都被沽名釣譽的男人剽竊了去,這個男人就是她的丈夫。一提起她的丈夫,就如雷貫耳、赫赫有名、人盡皆知了。她的丈夫就是——諸葛亮。

    叁國時代,是個社會動蕩的時代,各色人物諸如仁君、奸臣、勇將、謀士紛紛登台亮相,爭當主角。其中倒也有醉月飛花的美貌佳人,可惜寥寥。一部「赤壁」影視宏篇,男人如蟻,女人卻不過兩個,其中一個還有點不男不女。

    對于牛逼後世的諸葛亮而言,如果他泉下有知,英靈永存的話,到應該好好記著把功勞都安在他身上的與他榮辱相關、休戚與共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女主角,只在曆史上以醜聞名的黃碩。

    *** *** ***

    「師傅,今天講什??」史風剛一進教舍,就被黃碩拉住胳膊。

    「快去坐好,今天講木工機械。」史風推開黃碩,一臉嚴肅。

    「我就喜歡學這個。」黃碩歡天喜地的跑回座位,老實就座。

    史風端坐師位,閉目凝思,超級計算機立刻將有關知識映入他的大腦,他略約篩選後,開口道:「仔細聽著,記好筆記,% ……*#@@!* ((&%# !@#¥%%……。」史風就如跳大神的一般,只是嘟嘟囔囔的背書,全無講解。這樣的老師實在少見。

    黃碩,他唯一的學生,在下面一句不落、一字不少的認真記錄。黃碩的兩個丫環,在一邊做著研墨等輔助工作。

    *** *** ***

    本來,史風一直在京城混,但京城兵亂不止,他看著揪心,就決定離開京城。史風東南行,晃蕩到這個沔陽地方,見還太平,就暫停步旅,找了家客棧住下。客棧,也是一個飲酒清談(喝著小酒,吹著牛逼)的地方,史風無聊時,便也加入清談「隊伍」,不難想象,他每每語出驚人,沒幾日,就出了點名。

    人,就怕有名!本地有個名士,叫做黃承彥,正在?女兒找老師,于是就找到了史風。史風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史風?什?沒想想呢?因?他根本就不能想,再想就挨餓了。

    這又是?啥?因?他已經要沒錢花了。

    話說東漢從董卓開始,連年戰亂,商賈不行,這時又是豪強地主、士族地主分而統治,這些地主占地擁民,都形成了區域性的自給自足的社會經濟,所以商業活動極?慘淡,就便是必須的交易,一般多以糧食布帛當錢用,東漢的五?錢只用于油鹽醬醋等小額買賣。這給浪子般的史風,出了極大的難題。

    糧食布帛不可能隨身攜帶,就便是銅錢,多了也是拿不動。金子就更不用提,不知道什?時候開始,已經沒有人把它當錢用了,再說當錢用也還是不行,因?金子貴重,史風消費,不過衣食而已,他花不出去。

    (筆者閑話:關于重量,兩漢叁國時候,一斤?十六兩,一兩等于二十四株,一錢五?,七十七個錢就是一斤,那時候的斤略小,大概現在的九兩多點,這樣一千個錢就有現在的十二斤多重。一個人能攜帶幾串錢?關于貨幣,叁國時候沒有銀子作?貨幣一說,因?中國?銀少,那時想做貨幣用,也不可能滿足社會需求;關于地主,一般人都以?所謂封建社會的地主都是一樣的,其實不然,每個不同時期的地主是不同的,籠統的叫法混淆了概念,也混淆了本質。)

    等史風見到了黃承彥的女兒黃碩,再次領略了什?叫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從前史風穿越古代,每每雷人,這次卻是被人雷。這個黃碩真是人如其名,身體壯碩,頭發焦黃。更讓史風接受不了的是,皮膚那個黑呀,黑到超出了中國人對人長得黑的承受底線,史風確信,她變異成非洲黑人了。

    再仔細看了幾眼後,史風不禁想,難道是哪個黑人也有他這樣的穿越能力,跑到這裏來,把黃承彥的老婆給搞了。又覺得不太可能,暗中慨歎基因突變的偉大和詭異。

    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史風的去留,因?要想混口飯,就得找點事。

    *** *** ***

    黃承彥之所以給黃碩找老師,主要是考慮女兒貌醜,怕嫁不出去,如能學點知識,有點文化,多少也算是有了些兒過人之處,說不上哪個傻帽就會相中!但前幾任老師,都是沒兩個月就都借口跑掉,把個黃承彥差點沒氣死。他卻不想想,面對其女,尚能飯否?

    有了前車之鑒,所以黃承彥對史風,真是十分客氣,百般哄著。可憐天下父母心!

    史風穿的不僅是錦衣,吃的不僅是玉食,就連住的也是高間!這高間不光器具高級,配套也高級。黃承彥?了讓史風不生去意,竟然把寵愛的侍妾都配套給了他,服侍日常起居。吃人家的,穿人家的,還肏著人家的,史風教授起來倒也賣力,一時很滿足。

    這侍妾的妾,不同于妻妾的妾,後者是指小老婆,是有名分的,而侍妾,通俗的說,就是沒有商業活動的私妓,等同于主人的物品,既可以主人自用,也可以拿出待客。黃承彥用以接待史風的侍妾,名喚張?,體態豐盈但不失線條,容貌平平也不失?媚。所以,史風這次穿越,有了一個比較穩定的洩欲工具。

    *** *** ***

    做奴的,就應該有個做奴的樣兒,所謂奴?,盡做奴的本分,所謂媚骨。這個張?,史風怎?看,都做到了這兩點,但據張?自己說,她自從?奴後,被送來送去,不停的更換主人,輾轉到了黃承彥這裏,才得到些許寵愛,日子穩定了下來。史風聽後心想:黃承彥看女人的眼光確實不怎?樣!

    但張?毫不矜持的媚騷勁兒,史風也夠服氣。黃承彥是不是就得意張?這一點,史風不清楚,他清楚的是肉槍要再不磨磨,恐怕也會生鏽。所以,史風到黃承彥家的一個多月,每夜必淫張?。(筆者閑話:那時娛樂項目少,也沒啥夜生活,吃飽喝足也就肏屄那點事!)

    有時候在白天史風也會有需要,?了方便,一點一點的,史風讓張?身上穿的越來越少,只要不被外人看穿就可以。他只要按一下張?的肩膀,張?就會立刻蹲在或者跪在他的胯間,掏出他的陽具,認真仔細的吮吸,他可以主動插一會兒,也可以完全由張?服務到底;他可以射在張?的臉上,也可以射進張?的口中,這完全憑他一時的興緻。射在張?的口中時,不用他要求,張?會主動把精液咽下去,並做出很開心的樣子。

    史風也可以隨時拉開張?的衣帶,叁國時的衣服比較簡單實用,衣帶一開,他可以很方便的將雞巴插進張?的屄眼或者屁眼。張?的屁眼已經被幾個男人插入過,黃承彥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不需要開發,可以直接使用,插入張?的屁眼就同插入屄眼一樣容易。比較而言,他還是更喜歡插進屁眼,因?屁眼有更好的緊度。

    就是史風插入張?的屄眼時,只要姿勢允許,他一般也是將一根或者兩根手指插在屁眼裏,有時候是叁根,多是在他比較興奮時。隔著張?屄眼和屁眼間的肉膜,他可以摸到堅硬的肉棒,以及感受到肉棒進出時給陰腔造成的變化。有時他很想把整個手掌或者攥緊拳頭後,插進張?的屄眼或者屁眼,看看張?有什?樣的反應,可是考慮到那樣會把兩個肉洞撐松,雞巴再肏時,快感會降低,所以決定稍晚再嘗試,或者等到有其他女人可以替代。

    史風?了盡早對張?進行拳交,甚至想過向黃承彥再要一個女人,不論是美妓還是女僕,但他立刻?這種貪得無厭的想法感到羞愧,于是作罷。

    *** *** ***

    這日,史風看到黃承彥站在庭院中,踱來踱去,偶爾歎息,上前問道:「不知黃公有何難事,竟自歎息。」

    黃承彥道:「女兒已經十八歲了,竟然還沒有一個上門提親的,真是愁死我了!」

    史風道:「黃公可聽說諸葛亮這個人?」

    黃承彥反問道:「可是隆中的諸葛亮?」

    史風答:「正是。我覺得他和您的女兒黃碩倒是很般配!」

    黃承彥驚詫道:「先生不是取笑小女吧,那諸葛亮是何等的人物,怎會看得上小女?我知道先生博學廣文,難不成也懂得算命?」

    史風笑答:「殊才必有殊癖,黃公不試怎?知道!」

    黃承彥一聽,又驚又喜,忙道:「先生何不明示?」

    史風道:「已經說的夠多了,天機嘛,我怎?敢全部洩露。」

    史風賣了個關子,不想說的太多,轉身給黃碩上課去了,剩下黃承彥一人傻呵呵的怔在原地。

    *** *** ***

    看得久了,史風倒也不覺得黃碩難看。其實,黃碩雖然發黃膚黑體態豐碩,容貌倒也端正,尤其活潑好動的性格,讓史風覺得還蠻可愛的,這也許是他這個二十一世紀的人對黃碩的發色膚色較能接受的緣故——史風經常看毛片,尤其喜歡歐美的,當看到黑妞出鏡時,也是興緻勃勃,一點也不反感,有時甚至有了穿越到非洲去搞幾個黑種女人嘗嘗鮮的念頭。

    下課的時候,黃碩又像往常一樣跑過來,纏著讓史風講點「課外知識」,史風道:「看看你,一點兒也不知道愁呢,你爹?了給你尋一個如意郎君都愁壞了。」

    花季少女,情?乍開,提及婚嫁的事,黃碩本應害羞,就連她的兩個丫環趙薇和周迅都臉紅了,她卻還是笑嘻嘻的說:「我才不要什?郎君,天天能和師傅在一起我就很開心。」

    黃碩的臉也許紅了,只是被黑遮蓋了去!

    史風一聽,心想:難道這小妮子,?事也不懂?就打趣說:「師傅和郎君可不一樣,有了郎君你會更開心。」

    黃碩道:「還能開心到哪去?師傅倒是說說。」

    史風覺得:自己這哪裏是?人師表,要是再說下去,豈不成了教唆犯。就道:「那可不是師傅能說的,問你媽去。」

    黃碩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夠了才道:「不用問母親,不就是像師傅和我父親侍妾那點兒事嗎!」

    史風一下子明白,竟然被搗蛋的弟子給作弄了一把,她哪裏是不知,是故裝不知,一時?尬,也故裝生氣,眼睛一瞪,道:「竟敢取笑?師,看我不打你!」

    黃碩見了,急忙搖著師傅的胳膊,哄起人來,「師傅,您可別生氣哦,弟子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史風忍著笑道:「下不?例。走,吃飯去。」

    黃碩眨巴眨巴眼睛,拉著長聲對師傅道:「食色性也!」說著,奪門先出,跑沒了影。「你這個小妮子,真是找打。」史風喊叫著,也追了出去,一點兒師傅的樣也沒有了。

    黃承彥趕巧望到,見師徒二人這般融洽,心甚慰!

    *** *** ***

    黃承彥一直想再和史風聊聊,但感到史風總是躲著他。?女兒的終身大事計,他也顧不了許多了,就收拾收拾,帶著幾個家僕去了隆中。這是一次在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可以上中央新聞聯播的舉動,黃承彥的心裏是既忐忑又躊躇:諸葛亮,畢竟不是一般的男人,而自己的女兒,也確實不是「一般」的女人。

    關中喪亂,中原鼎沸,荊州,還算是一片幹淨的樂土,?了避難,各地的達官?紳、商賈士子都跑到了荊州,使荊州形成了空前的畸形繁榮。諸葛亮一家,本來住在琅玡郡,由于父母早亡,由叔父撫養,在天下大亂的時侯,他及兄弟姊妹隨叔父一起也來到荊州,在荊州城外二十裏的隆中,經營出一個象模象樣的小農場。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現在,諸葛亮的叔父已經亡故,大哥諸葛瑾老遠跑到東吳做了個小官,姐姐諸葛惠也遠嫁到南彰,家中只剩下諸葛亮和他的弟弟諸葛均。諸葛亮看到哥哥做官,實際上心裏是很癢的,比看見美女都癢,但他嘴上卻說:苟全性命于亂世,不求聞達于諸侯。有才又能憋住,這一點就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可這一憋,憋到了已經二十五歲,還沒有一點眉目,並且,也耽誤了一些別的事情。

    在二十一世紀看來,一個男人二十五歲尚未婚配,實在是稀松平常的事;但是在古代,尤其是兵荒馬亂的年月,一般十五、六歲,甚至十叁、四歲就結婚,小丈夫、小媳婦成雙成對,象諸葛亮這樣二十五歲還未成家的,就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了。(筆者閑話:古時之所以早婚早育,尤其在戰亂時期,筆者估計了兩點原因,一是不知道什?時候就死翹翹了,趁著活著趕快傳宗接代,二是窮的不行了可以賣,餓急了甚至可以吃。)

    諸葛亮憑自己的條件,是很想成?名門世家的乘龍快婿的,可惜,沒有一個名門世家請媒婆光顧他家的門檻,這是門第的限制,他再有才也沒有辦法。仕途讓他憋悶,婚事卻讓他憋屈。

    所以,當黃承彥勇敢的破除世俗觀念,不用媒妁之言,自己主動找上門來說:「諸葛亮,聽說你也老大不小了,正在忙著討老婆,我有個醜閨女,身體胖胖,黑不溜秋,頭發也黃不拉幾,但才能卻能配得上你,你要還是不要,給個痛快話。」時,諸葛亮受到?發,腦袋一熱,也要搞點驚世之舉,給自己做做廣告,就沒有經過大腦思考的答應下來。

    沒想到史風先生果然神算,黃承彥喜出望外,真想立刻回家把這震天撼地的好消息向街坊鄰居、友人同窗、七大姑八大姨顯擺顯擺,但沒有飛機坐,他只好騎馬返回,路上把馬累死了,就騎家僕的,把家僕丟在後面,又累死了又換馬,又丟下一個家僕,最後到家時,是騎著一個路上買的毛驢回來的,而家僕,也是一個一個單?兒回來的。

    *** *** ***

    黃承彥去隆中的時日,在史風身上發生了一些很爽的事情。

    那日晚飯後,史風回到房間,突然感到尿急,就準備上廁所。張?卻是殷勤到家了,竟然捧著個夜壺過來。夜壺一般都是夜間上床解衣後,因?外出不方便才使用的,史風這時候對著夜壺,雖然有點別扭,但不能瞎了女人的一番好意啊!

    史風掏出雞巴,對著夜壺鳥完,習慣的抖了抖。張?是半蹲的姿勢,史風尿時,她望著雞巴射出的尿線媚笑著,史風一抖雞巴,就有幾滴尿液抖到了她的臉上,她先是意外的一愣,繼而竟然射出舌頭去天嘴邊的尿液,夠不到的,就用手抹到口中。

    要說這張?確實有股奴性,只這幾下,就把史風看硬了。史風示意張?放下夜壺,隨便給?上幾口。張?當然聽話,把夜壺放到一邊,雙手扶正雞巴,用嘴巴含住,就給?了起來,一邊?,一還邊癡癡的笑著。

    不一會兒,包皮和龜頭間的尿液已經變成張?的唾液。史風想,既然你這?喜歡,那就再來點!史風暗暗使勁兒,可是雞巴太硬,又剛尿完,腹肌繃了幾繃,才擠出一股。這下又把張?搞懵了,因?她知道史風不會這?快射精,但確實有東西從龜頭射出來,也是熱熱的,很有力道。不是精液,難道是尿,正思想間,舌頭已經告訴她,真的是尿哦!她?頭看史風,看到史風正戲虐的看著她。

    作?奴婢,當然要取悅于人。張?的嘴巴暫時離開雞巴,她慢慢的張開口,讓史風能看到黃橙橙的尿,然後合上嘴,咕?一聲,咽了下去,最後偏著頭張開口又讓史風看,無聲的告訴史風,她很願意喝他的尿,只要他喜歡。

    ,史風真是服了!他抓住張?的後腦,決定狠狠的抽插這張淫蕩而識趣的嘴巴!這時只聽窗外「媽呀」一聲,史風急忙喊:「誰?」就聽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被人偷窺,史風頓時覺得臉上火燒火燎的,而且,他已經聽出那叫聲分明是黃碩發出的。史風一時不知所以,竟愣在當場。張?似乎並沒有當回事,又含住雞巴慢慢的套弄,但史風分了神,雞巴也不自覺的軟了。

    史風推開張?,他覺得腦袋有點亂,黃碩這丫頭這?晚了來幹什??難道是特意來偷看的?現在竟然被看到,師徒以後怎?相處?

    史風正想著,又聽到窗外有人叫他,是丫環趙薇的聲音:「史師傅,你沒有安歇吧,我們小姐讓我請您過去。」

    史風心想,這不明知故問嗎!隨口問道:「這?晚了,她有什?事情?明天再說吧!」

    史風整理衣服,張?趕緊幫忙。

    「小姐沒說,只說請您馬上過去。」丫環趙薇在外面應道。

    「你先回去,我這就過去。」

    *** *** ***

    女兒家的閨房,男人是禁止入內的。史風卻被丫環趙薇直接領進黃碩的房間,這讓他更是摸不到頭腦。黃碩見史風進來,一本正經的給史風見禮,那窗外偷窺的事,就向根本沒發生一般。

    黃碩又親自給史風倒水,這本該是丫環做的。

    史風向四圈看了看,覺得黃碩的閨房布置的很別緻,黃碩待在裏面,似乎有點不協調,就打趣道:「這房間是誰給你布置的啊,肯定不是你吧。」

    黃碩很聰明,知道師傅的意思,就假裝生氣的說:「當然是我自己布置的,我長的難看,難道就不知道什?是美嗎?」

    「嘴巴就是厲害,師傅是和你開玩笑的。咋的,真生氣了?」

    「嗯!」黃碩很能裝樣。

    史風道:「你不尊重師傅,師傅還沒有生氣呢!師傅只開個玩笑,你就生氣?」

    黃碩一聽師傅提起窗外偷看的茬口,一下子憋不住笑了起來,說:「我就是因?剛才的事才請師傅過來,要給師傅賠禮道歉的。其實人家不是故意不尊重師傅,剛才是有事兒問您,趕巧在窗外聽到,人家好奇,就從窗縫偷看幾眼,本來是要悄悄走了的,可看到張?她……我一驚訝沒忍住就叫了出來。」

    黃碩雖然害羞沒有說出喝尿的字眼,卻不自禁的用手指了指師傅史風的褲?,一個女兒家這樣的動作,實在是有點出格。但這個女兒家是黃碩,她可不同于一般的女兒家。

    史風見黃碩沒太當回事兒,也就放心了。其實他主要擔心黃碩的敏感反應,他的難堪反倒次要。黃花大閨女沒事,一個大老爺們又能怎?的!

    但史風還是說:「非禮勿視,你即使是只動了看的念頭就是不對的。」

    黃碩又調皮起來,說:「但師傅不是教誨說,有好奇心才會有創造力嗎?」

    史風對著這樣的徒弟,真是沒轍了。

    「難道你的好奇心就是要觀察師傅的男女之事嗎?」

    「不是對師傅有好奇心,只是對男女之事有好奇心,不過是趕巧師傅以身?教一下而已。」

    黃碩振振有詞,一點兒不覺得這不是她該說及的話題。

    「就是男女之事,也不是你個大姑娘應該好奇的。」

    「大姑娘怎?了!要是父親把我嫁了出去,我一點兒不明白能行嗎?」

    話說的很有道理,幾乎把史風噎住。史風只好勸導說:「那個事情是不需要教習的,到時候自然領悟,何況你出嫁時,你母親也會告訴你一些事情。」

    「凡事還是早知道的好,?啥要等到那時!」黃碩這時候又開始眨巴眼睛。

    史風已經了解這個徒弟,只要她一眨巴眼睛,就沒什?好事。果然,還沒等史風說話,黃碩又說道:「師傅,反正我已經看見過了,你就再身教一次吧!」

    史風氣極反笑,他真想說:你還要不要廉恥。但又覺得話太重,就說:「簡直豈有此理,且不說我教你會被你父親打死或者轟走,就是我不怕,難道張?不怕嗎?她不過一個奴婢,你父親是可以說打就打、說殺就殺的。」

    黃碩似乎早有計劃,接道:「當然不是那張?。」

    「除了她師傅還能和誰?」史風問著,腦袋突然嗡的一下,「難道要師傅和你?這個萬萬不可,師傅和你,如同父女。」

    黃碩一聽師傅誤會了,竟然聯系到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臉紅了,是能被別人看見的紅,黑裏透紅。

    「才不是我呢,我長得這?醜,師傅怎?會喜歡!」黃碩不得不趕緊解釋,同時用眼睛瞄向兩個丫環——趙薇和周迅。

    趙薇和周迅再笨也明白小姐的意思,吃驚的同時早就羞臊的低下了頭。

    「他倆可是黃花大閨女,破了身以後怎?嫁人。」史風沒想到黃碩是這?計劃的,人的本性,內心一動,竟然不自覺的問出這樣的話來。

    黃碩一下子明白有門兒,忙解釋說:「她倆是奴婢,奴婢怎?能嫁人。要不是她們從小和我一起長大,一直服侍著我,我天天護著她倆,早被我那好色的父親奪了去。我現在把她倆送個師傅,也不光是要了解那男女之事,主要還是感謝師傅的教誨,同時希望師傅多教授我知識,不要早早的離開我。」

    按道理,徒弟用女人酬勞師傅,在叁國時期也不算什?事,只是這女徒弟把女人送給師傅玩,真的是千古奇談。

    史風道:「真的是感謝師傅?那?啥還有附加條件?」

    黃碩嘿嘿的笑,說:「順便嘛!反正我也看過師傅的那個了,就是不懂男歡女愛那一層。」

    「竟敢玩弄師傅于掌股之間,對師傅用美人計,師傅明天就走。」這又不是二十一世紀,揣上人民幣趕上二路汽車說走就走的,不事先計劃下,根本走不成,史風說的當然不是真話。

    黃碩卻信以?真,急忙站起來,又跑到史風跟前,拉住史風的胳膊說:「不要師傅走,不要師傅走,難道您也和以前的師傅一樣討厭我嗎?這不是美人計,我是真的感激師傅的,我不要了解男女之事了!」

    史風噗嗤笑了,看著黃碩那可愛的黑臉蛋,不忍讓她過于擔心。

    「哎呀,師傅又耍人家,我不幹啦,我還是要看,要從頭到尾、一點兒不落的看師傅怎?行周公之禮,翻巫山雲雨。」黃碩明白師傅逗她,一時覺得委屈,又不依不饒起來。

    「師傅都不喜歡她們,你怎?看呢?」

    「師傅必須要喜歡啦,你不要她倆我就每晚扒你的窗縫看你和張?。」

    師徒二人再沒有一句認真的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