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明星改编——淫欲狂仇

精彩内容:


               (一)巨仇

  幽雅的暗夜,一名少女正隱伏于我的窗縫邊偷窺著,燈火光亮房內正上演一
場激狂的春宮。

  兩名赤裸裸的婢女正在我胯間,爭相用小嘴吞含著我的大龜頭;而往上看,
另一名美妙的動人的美女地用柔嫩的小陰穴壓在我我的嘴上,閉目地嬌吟:「對
……雄叔,是這裏……很癢呀……啊……再用……力擦深……點……對!對……
好美啊……噢……噢……我……要死……了!」

  怎會這樣的?我必須要說清楚了……

  二十多年前,此大宅的主人四海無敵陳灌希,爲了江湖爭利,率人夜襲殷家
堡,將全堡百多人殺死,並搶奪了所有財物後放火燒堡而走;幸好我剛從堡外回
來,遠處看見堡內起火,眼看見四處都有火光,及嘈雜的呼喊聲,火光掩影下,
我趕到見他正率衆撤退,避在暗處,才得以逃生。

  因我的表弟剛好來探望家父,正在我房中休息,葉雨清以爲是我,點算堡中
死亡人口正確,才沒有再追查我的下落。

  我在家逢大變後,改名投身進陳灌希的「劍月山莊」,作一名花仆,找機會
報此血海深仇;但以前我好文惡武,除了遍通古文篆字外,對家傳武學,便一竅
不通;幸好家父雖不用我練武,但仍要我背誦殷家「赤陽神功」及「烈焰棍法」,
故現在我不能使出,還可偷偷暗練,只是沒有名師指導,進步當然不多,我卻以
極大耐性待著,希望終有一天大仇得報,將陳灌希殺死。

  陳灌希在殘酷的殺人燒堡後,事業竟一路順風,幾年間巧取豪奪,已成嶺南
一方之霸,假如不是爲江南的「神劍」謝霆瘋虹所敗,他已掌控半壁武林;他也
知暫時沒辦法向北拓展勢力,故十年間娶了叁妻兩妾,希望能有兒子承繼這得來
不易的家業;但天意弄人,他只生下叁名女兒,卻未能有一個兒子……

  五年前陳灌希吩咐家丁收拾祠廟,方便擴大修建;此時我已步進壯年了,衆
年青家丁欺我一直沈默寡言,留給我做最汙穢不堪的分類工作,但被我在殘汙木
墻夾縫間發現葉氐祖先留下的「迷情祕箓」。原來陳灌希祖先本是一名淫盜,以
此「迷情祕箓」誘騙不少武林蘯婦,得到她們幫助後才漸漸發蹟起來。他不想別
人知道,將此祕箓收藏在家祠內,待兒子長大後才傳授此祕技;但忽然被一個妒
念極重的小妾暗刺身亡。這部「迷情祕箓」便沒有人知道下落了……

  我心知以自己的資質,就是再努力把家傳武功練下,雖已蓄有十多年的「赤
陽神功」,仍不是陳灌希敵手,看來終身也不能報得大仇,就改變方法由其他途
徑而行。

  「迷情祕箓」用古篆字寫上,正好我能看懂明白,祕箓內分「迷心」及「盡
性」兩篇;迷心篇是用諸般方法,使女子情不自禁投懷送抱,有神迷手段和使用
各種媚藥方式;盡性篇則用于床上實戰上所有技巧,能令女子一試難忘,它配合
迷心之術,使她們可享受無比的性趣後,皆盡變爲胯下性奴,終身情感不能抑止。

  我心想正好用此法盡淫陳灌希的妻女作報仇之用。就努力鉆研,發現自己的
「赤陽神功」正好用于迷心篇,盡性篇中用「烈焰棍法」更是可令大雞巴虎虎有
威,終于叁年間已可盡通「迷情祕箓」兩篇法門了,報仇之路可展開……

  但我四十年來,決心報仇,故還未與女子有親密接觸,現在要變成一個淫魔;
首先,我找一個婢女初試牛刀,祖宜是大小姐陳聞媛的貼身婢女,人少貌美卻潑
辣;半月前,她正好被指派來幫助我,布置新房間給陳灌希的將再納娶的小妾—
楊子瓊;她是青樓女子,剛有了陳灌希的身孕,快嫁入此豪門。因我在劍月山莊
年久勤勞沈默,祖宜對我的印象也不錯,在房中她整理床鋪,我則幫她擺動粗重
的家俱。

  除了使用了迷心之術外,早已將「迷情祕箓」上記載的「烈女淫」,放在油
燈中燃燒,不久,那散發出微微的異氣,使她漸漸感到身軟臉熱,望著我暗暗氣
粗香喘,我便借機問:「祖宜姊,今天天氣真熱,工作都八八九九了,如果你倦
了便在床上休息一會,其他由我完成好了。看你俏臉都熱紅了!」她也感到心酥
神軟手腳無力,感覺我可依賴,故點頭稱好後就進內休息了;我就假裝炎熱,脫
去上衣,露出已練得肌筋粗壯的胸膛;將「赤陽神功」運起,用「迷心篇」上的
氣息相吸法使房內充滿的陽剛異味,把祖宜的春意挑得更高;終于她再也奈不住
了。

  忽然一陣香風送來一具灼熱的身體,從後緊摟著我,祖宜氣息咻咻地說:
「喔……雄叔叔……好……熱……啊……你……幫幫我……」她抖著玉手在我身
上亂找,像尋找可降溫的東西,結果,在我胯間尋著了一根巨碩粗壯的肉柱來。

  她已不顧得羞恥了,跪在我腳前將它送進小嘴裏吞噬;灼暖而粗硬的巨龍灼
得她心裏踏實,更賣力地握住它吮吸。

  「喔……嘓……噢……噢……」那純熟的口技可不是一般處女能做得到的,
我想「劍月山莊」男丁不多,不會被陳灌希開了苞罷。「啊!祖宜……你……幹
什麽……」我裝大吃一驚問。

  「……雄叔叔……救……救祖宜……心裏好……癢……啊……」她吐出粗筋
巨龍哀聲說,便將我推倒壓在玉體下撕磨,減抑心內狂燃的欲火,。

  我倆的衣衫,如枯葉般飛脫,一息間,我倆就赤裸裸地相纏著。「烈女淫」

  果然霸道,竟令一個十六歲的少女如此淫蘯瘋狂。

  令我奇怪的是,因我知道她仍是雲英未嫁,怎會懂得扶高挺硬的大雞巴,一
下子便套坐了半條粗犷的巨龍。

  「哎……啊……好痛……噢……噢……」她媚目圓睜哀叫著,幼嫩的陰肌緊
緊地吸吮著粗筋纏體的巨龍,雖然內裏已充滿浪汁,仍不可能一下子穿透她的小
嫩穴;舒服的感覺令我強力一挺,在她嬌呼中,堅硬的大龜頭已頂吻著子宮了。

  祖宜眼中淚光湧現慘叫:「哎呀……不……不要……動……啊……痛死了…
…」我的大雞巴首次插入女子的小嫩穴,感覺真美,濕軟的陰肌緊緊地包含著灼
熱的玉莖,非常舒服的啊!

  我開心的叫:「祖宜……你的小穴夾得我很舒服的啊……很過瘾啊……」雙
手摟抱她的玉臀,感受著她的柔腴。

  祖宜在我胸膛上俯伏喘息,讓漲灼的大肉棒停留在那溫柔鄉裏;不久,在
「烈女淫」的影響下,陰道內傳出陣癢陣酥的感覺,非要被我的大龜頭刮磨止癢
不可,就輕搖纖腰,享有粗筋刮擦陰肌的快感。

  依「盡性篇」上說我知道祖宜已苦盡甘來,感到肢體交纏的歡愉,玉臀一下
接一下起伏,感到小穴被異物侵佔,酥酥酸酸的,很是舒服;快樂地呻吟:「唔
……噢……雄叔叔……噢……噢……好酥……噢……啊……噢……麻……噢……
真是……好……美啊……」

  我望向一片泥濘濕滑的胯間,兇悍的巨龍帶出的只是浪液,並無貞血;不禁
奇怪地問:「祖宜,你已偷嘗禁果?那人是誰?」

  她不理一切,只是盡情享受交媾的歡樂,斷斷續續的喘道:「唔……喔……
雄叔叔……噢……噢……噢……不要……問了……噢……噢……噢……啊……」

  我也不再想其他了,以她來實踐「迷情祕箓」上的法門,體驗兩性交媾的樂
趣;挺擺操弄灼燙的巨龍,在她柔嫩的肉窟兒裏肏搗,令她酥麻更暢美,按著我
的胸膛急劇地套插。

  一盞茶後,她始終是年少力弱,不久,已享受到達歡樂終點,嬌軀顫著低哦
道:「啊……雄叔叔……太……舒服……了……噢……噢……噢……噢……很…
…瘾啊……噢……你的……大雞巴……真是……不同……啊……噢……噢……噢」
爲了令她變成我的性奴,我並沒有停下來;雄腰一轉,將她壓于身下,依「盡性
篇」上方法,挺拔剛強的大肉棒狂沖急頂她的要害,而且口中對著她的櫻唇,吐
出「赤陽神功」,攻入她的腦門之內;兩路深邃的刺激,令她得到更大的快樂,
她已不能離開這種快樂的感覺,沈溺在我刺烈的性愛之中。

  「滋、噗滋……噗、滋噗……啊……滋、噗……噗……啊……噢……」房內
只有這種銷魂的聲音;一柱香後,我感到陰腔內有不規則的抖動,知她經多次高
潮,陰關將大開了,就緊摟著她幼嫩的玉體;讓大龜頭盡量頂吻著她的子宮,突
然一股清涼的陰精湧進我體內,這可是未經元陽的處子真陰啊!

  我不理爲何會是處子真陰,便依「迷心篇」做,即時用大龜頭狂吮,她舒暢
得歡聲說:「啊……太……美……了……噢……」那處子真陰瀉得更急。待她真
陰泄盡,我才哺回我的「赤陽陽氣」,舒暢中轉換她的體質;她不知自始會依我
的心思而改變自己的行爲,心神會完全受我控制了。

  一輪狂風暴雨式的交媾後,祖宜不自覺地擁著我,回味剛才那銷魂蝕骨的快
樂;在回神之後才對我說:「啊……雄叔叔……你差點兒搗死我了……」接著下
來幾天,我盡演「烈焰棍法」,狂搗細插她的小嫩窟兒,令她高潮如湧、暢快歡
樂、淋漓盡致,不由得更癡戀我不休;爲了享受這蝕心的快感,願意受我操縱一
切,終于才知道爲她破壁的竟是大小姐聞媛;想不到一個冷豔的貴女,因被英俊
的青城獨秀余聞樂抛棄,最後卻成了一個變態畸人。


               (二)奸女

  陳聞媛人豔心孤,平常冷傲淩人,不把普通人放在眼內;卻是喜作男子之狀,
誰也不能估算她會玩弄身邊的婢女,除了祖宜外,另外的婢女顔穎思與趙頌如也
被她用白玉杵兒破貞;所以幾天前祖宜才會有處子真陰泄出,因她根本沒有真正
被男子操插過小穴,故沒有陽精灌體混沌純陰。

  這高傲美女,將是我第二個目標;我命祖宜挑逗她欲火高漲時,才現身享受
她美妙的嬌軀……

  晚上我先將「烈女淫」放于油燈內,讓它揮發滿房內;當陳聞媛盡情玩弄祖
宜嫩乳腴穴時,便吸入了不少媚香,使她比平常更欲念如焚。

  祖宜奉我之命向她最敏感之性點進攻,把她引得陰道內如萬蟻狂噬,酥、癢、
酸、軟得在床上亂抖,喘著粗氣浪道:「祖宜啊……你怎會……這……樣做……
的?噢……噢……噢……好酥啊……手指……太幼……了!對……對……深點…
…」我在暗處看到她玉腿大張,讓祖宜的玉指,在濕漉漉的嫩肉窟內翻江倒海扣
挖一會。

  祖宜依我指示吹熄了另一盞明燈,才對聞媛說:「小姐!我用白玉杵兒爲你
止癢好嗎……」她已痕得發瘋了,急忙點頭答允;她面向內壁俯伏床上的繡枕上,
著祖宜從後搗肏她濕如池塘的嫩肉窟兒;我見機不可失,暗示祖宜遮住她的目光,
赤裸地行到床邊,粗糙的大肉棒一下子便插上那饑渴的花房裏……

  陳聞媛不知已改由我兇悍的巨龍,取代那無生命的白玉杵兒,灼暖窩心的舒
服,令她暢美得歡聲說:「啊……啊……太……美……了……噢……噢……噢…
…噢……祖宜!幹得好……噢……噢……」我無情地狂肏,反令她高潮如湧,挺
扭著腰接受堅的硬粗筋磨刮她癢的入骨的浪穴兒,當我感到她第一次高潮來臨,
便運起「赤陽神功」,依「迷心法」用火燒般的大龜頭,在她子宮口強力吮吸,
將她體內的真陰抽吸出來,那突然的快感令她狂呼起來了。

  「祖宜……噢……喲……噢……浪……死了……嗯……喲……啊……小穴…
…噢……噢……好酥麻……啊……噢……噢。我……升……仙……了……喔!今
……天……你……把……我浪……夠……了」我粗糙的大龜頭漲滿了她的淫窟兒,
在她喘氣中,祖宜挑亮了燈火,剛享受泄精快感的她,見剛剛是我肏搗她的浪窟
兒,羞愧驚駭中浪穴陰肌突然收緊。

  她惶惶然道:「大膽!怎麽會是你啊……」她可是我仇人之女,所以兇殘的
巨龍並沒有停下來,仍急勁地抽插她的嫩肉窟兒,狂飙的磨擦反令她歡愉到不得
了,元陰無抑止地留入我體內;整整一柱香間粗糙的陰莖不停將她浪穴裏的淫汁
帶出,「滋、噗滋……啊!噗、滋噗……啊……滋、噗……噗……啊……噢……
啊!。啊!」我狠狠的肏著,雙手摣緊她腴軟的美乳,感到她陰精已盡昏死,就
回吐依「迷心法」赤陽真氣入她腦神經,溫潤她漸變冷的神經……她將如祖宜般,
成庶我忠心耿耿女奴,一切依我主意而行了。

  待她內息轉換完成後,爲了試驗是否她一切如「迷情祕箓」所言心思受我操
縱,我拔出沾濕了淫液的大肉棒,命她舐乾凈,而我則舐啜祖宜的嫩乳;結果,
就是巨大的肉棒漲得她小嘴有點痛,她也欣然而做,完全沒有半點難爲情。

  這晚我爲了獎賞祖宜,兇猛的巨龍肏得她歡愉至極,令她覺得就是爲我而死,
也是甘之如饴,成爲我最忠心之女奴。

  接著下來,陳聞媛身邊的婢女,穎思與頌如也被我用大雞巴破真陰,我得到
四女的真陰,「赤陽神功」更上一層樓,「烈焰棍法」舞弄得轉運自如。我利用
四女熟練「迷情祕箓」,但也令她們更如癡如醉,巴不得我粗暴的巨龍不停地蹂
躏,好樂死在我的大肉棒下,我的命令她們必然如實奉行。

  因爲陳灌希要往江南開闢新據點,娶了小妾楊子瓊半月後,就急急帶了兩位
夫人等離去了;我在陳聞媛推薦下,改任爲內府總管,幫助大娘張百芝管理他龐
大家業。如此一來我更方便進行覆仇行動,今夜正要好她獎勵陳聞媛的功勞,在
房內用「盡性」篇上的舌逗法,令她高潮疊至,舒服得快感連連,表露出極淫蘯
的樣子。

  那偷窺少女忽覺身子一麻,便軟倒在穎思身上;原來她剛想來加入我們的狂
歡交媾時,在房外見有人伏著內窺,便點了她穴道抱進房中,讓我發落了……

  「主人,這人偷窺您的事情,啊!她是絲慧叁小姐……」

  「什麽是叁小姐,在我房中,都是我的淫奴,媛奴!剝光她,看著主人爲她
破處,宜奴,你倆掰開她兩腿……」在她驚惶之中呼叫:「雄叔……」她全身赤
裸後,威武的巨龍當中刺穿了她的陰膜。

  「滋噗、噗滋……啊!哎呀……啊……噢……噢。我……痛啊!」我毫不留
情,急勁地享受她緊湊而有點濕潤的小肉窟兒;鮮血在嫩肉隙滲出,我命陳聞媛
俯首爲她舐乾凈,再深入肏搗。不用多久,絲慧小姐已被我的「烈焰棍法」搗得
有點舒服,不自禁摟著我的腰呻吟:「喔……小穴……噢……噢……好……酥…
…喲……噢……噢……」我見你已發情享受,更勇悍地進攻,火燒的巨龍強猛的
刮磨她的陰腔。

  「啊……啊……太……美……了……噢……噢……噢……噢……姊姊!幹得
真好……噢……噢……妹要……死了……啊……噢……噢。我……要尿……尿…
…啊!噢……噢。」她的真陰已如潮湧般瀉出,我將漲灼的大龜頭吻著浪穴裏的
子宮,全面接收處子真陰,有多次經驗,今趟更是得手應手,又一個仇人之女失
陷在我手裏,變成任我奸淫的女奴。

  歡愉的心情中,把其余各女都送進高潮,才閉目運功,轉化爲本身真陽,自
感功力如飛進步。五女正好幫助我覆仇行動,在我的迷心異術控制下,她們真的
成爲我的性奴,完全受我指揮操縱,只爲了享受我巨龍的粗筋刮擦陰珠,就是更
無恥地奉獻出全身叁處妙洞兒,也在所不理了。


               (叁)淫妻

  第二階段是向大娘張百芝埋手,她是十八年前,十六歲時依父母之命而下嫁
陳灌希;張百芝風華美貌,意態誘人,武林中很多人對她傾迷,但她父母愛陳灌
希多金豪爽,故招其爲婿。

  新婚之時陳灌希仍對此美人寵愛有加,但他性格是貪新厭舊,叁兩年後就不
再愛戀她了,還以張百芝不能生育爲名,向外廣娶妻妾,激得她的父母一病而逝,
兩人感情更是如冷冰不融,十多年來她也是孤枕獨眠,爲了保持良好名譽,兩人
仍保持這夫妻關系,張百芝再不理陳灌希沾花惹草了;正好是給我有機可乘。

  這天城內來了一個戲班,「劍月山莊」衆妻妾及小姐便齊集同往欣賞,我命
聞媛淫奴裝病不去,張百芝本不愛嘈雜,故留下照顧她;晚膳後,她到房中探望,
只見聞媛面紅耳赤,在床中微微呻吟,她用手撫額,感到熱如火燒,再伸手入被
窩,感到聞媛竟然是全身赤裸。

  忽然身子一麻,她已被聞媛封閉了手腳穴道,剛驚呼:「媛兒!你幹什麽…
…」說話間,身上衣裙已被脫至半縷全無了;只感乳尖酥酥麻麻,聞媛已伏首胸
脯,用香舌舐掃那嬌嫩的蓓蕾。

  張百芝聞著房內的異香,雙乳感到特別的刺激,小穴像滲出不少液汁來,聞
媛的玉手更下撫她的禁地妙洞兒;久違了的快樂令她迷醉,玉手輕按著聞媛嬌首,
不禁嬌聲浪喘起來。

  「喔……媛兒……嗯……爲……什麽?你……懂得……這樣……幹?噢……
噢……」她已不知自己已恢覆自由,盡情享受聞媛用我教的挑情淫技,帶給她一
浪接一浪的舒暢,玲珑剔透的玉體如白蛇般顫栗。

  「啪……啪……啪……啪……媛奴!做得好……」赤裸裸的我擁著頌如豔腴
的嬌軀拍著手出現在床邊;張百芝張開媚目,就看到我挺著粗壯的大肉棒,毫不
客氣地命聞媛和頌如,跪下吞含那粗筋盤體的巨龍。

  張百芝顧不得自己的浪態被我看透了,驚訝說:「……什麽?正雄總管……
你……

  怎會在這裏……「我鋼臂一伸,就把她的兩腿抓住,掰開一看,那亂草叢生
的仙人谷,已被淫液槳住了,濕淋淋的墨草盡貼在陰唇邊,她羞慚得不知如何是
好,側頭閉目地顫抖。

  「大夫人,這房中都是我的性奴,就是尊貴如你,也要在我胯下承歡,頌奴
準備替芝奴除去雜草……」火灼的巨掌往她胯內輕掃,一陣微焦的氣味後,頌如
用濕布抺過,張百芝的粉嫩陰戶便赤裸裸呈現出來,任我鑒賞。 [赤陽神功「使
我的巨掌,有電灼的威力,輕撫之下令她體內的」烈女淫「香更一發不可收拾;
浪液如春江暴漲,兩腿緊緊地夾住我的手,令它不能退出,而且淫液沾濕了我的
指掌。

  我知她已沈淪在此淫道,故恣意妄爲地吸乳撩陰,令她更不堪地呻吟:「喔
……哎……啊……好……癢啊……噢……噢……啊……正雄……總管……你來…
…」

  「尊稱主人……沒規矩……該打!」頌如用手輕打她的玉乳道:「先爲主人
含一會肉棒,才會得到賞賜的……」

  「嘓……唔……雪……雪……啊……」看著這高貴的美婦,跪在我胯前,專
心一致地討我歡心,爲我吮吸大雞巴,兇悍的巨龍蘇醒得更強壯了……

  我把張百芝放在床上,著聞媛及頌如分握她兩腿,讓我先欣賞她嬌嫩的玉體;
因她多年養精處優,嬌軀比一般少女還要嫩白,兩乳仍是傲然挺立,顫抖抖的引
我蹂躏;胯內的小肉蚌,因陳灌希久不慰藉,亦露出粉紅的肉色,沒有墨草的遮
掩,浪水閃爍出饑渴的心思。

  聞媛扶持著粗犷的大肉棒,向張百芝粉嫩的肉窟搗去,她看著那碩壯的大龜
頭,把大娘的陰戶撐得滿滿的,自己也酥得差點軟倒地上,哀求主人憐憫。

  「喔……哎……啊……」張百芝像被開苞一樣,那灼熱的感覺由陰肌透來,
漲滿中更舒暢得快樂萬分,終于感到最酥癢之處被我頂住了。她已抛開一切,扭
腰挺腹令我插得更深,這樣她可更能享受到粗筋刮擦的歡愉。

  「噢……噢……對……是這裏了……很癢呀……啊……再用……力啊……哎
……插深……點……對!對……好……美啊……噢……噢……噢……噢……我…
…快要樂死……了」我見她已能適應,更狠狠地蹂躏著張百芝的小肉窟兒,但她
卻像淫賤的妓女,用雙腿勾著我的腰主動迎合著我的兇猛攻擊。

  「還痛嗎?我的美人兒……」我一面用力肏搗,一面摣捏她的玉乳問。

  「嗯……噢……噢……主人……別管我,求……您用大肉棒……操死……小
娼婦……吧……噢……噢……」她的情欲一發不收,把十多年抑壓的欲火完全燃
燒,毫不羞恥地求我用大雞巴鞭撻。

  一盞茶間的急搗,終于她的陰關失守,子宮向我的大龜頭奉獻出元陰,雖不
是處子真陰,但十多年沒有泄過的元陰,仍豐厚得對我有不差的滋補;待吸盡她
體內的陰氣,才用「赤陽神功」操控她的心神,我胯下又增加一名豔婦了。

  看見聞媛及頌如媚眼中射出醉人的欲火,便將兩具美蔓的肉體疊起,粗狠的
巨龍輪流狂搗她們前後四個仙洞兒,肏得她倆浪叫狂吟,歡愉得留不住元陰,奉
獻給我品嚐,我亦向她們小嘴,各射出一道陽精以補回她倆的損耗。

  之後,我當然爲張百芝的屁眼開苞,除了前面的小浪穴外,她可算由我打通
其余兩個仙洞;以後每晚,六名美人都再盡使混身解數,才可稍令我泄精。她們
雖被我稱爲性奴,其實各人都希望能盡享我大肉棒的恩賜,能在我胯下暢快得死
去活來。


               (四)滅嗣

  我又怎會讓陳灌希能再産下後嗣,我已計劃將他的叁名女兒都會變成我泄欲
的性奴,那麽我必須打掉他剛納娶的小妾腹內的孽種,楊子瓊本是青樓女子,一
次與他交媾就說懷了身孕,我雖不信仍要防範此事屬實。

  我命張百芝帶大隊婦人到城郊寺廟進香,因楊子瓊有孕,留下她不可同往,
待各人離去,我便直達她的閨房;因天氣頗熱,她只穿單薄絲綢,薄衣下她美妙
身段,若隱若現浮現在我眼前,看不出她纖纖柳腰有兩個月身孕。

  因我是爲內府總管,故她也起身相迎,剛說:「正雄總管,有什麽……」就
被我封閉了穴位,再抱她入香閨裏。叁五手勢,她已是赤裸裸的大白羊了,我將
兇狠的巨龍,一個急沖就刺進她的肉窟裏,接著狂風暴雨般將她恣意蹂躏,楊子
瓊雖曾是青樓女子,仍被我肏搗得慘叫連連,我感到奇怪,她受如此劇猛的抽插,
爲何還不見紅……

  「喔!噗滋……噗滋、啊……哎……啊!噢……噢……啊……滋噗……噗滋
……好癢啊……」楊子瓊始終是欲海淫娃,一盞茶後,已能抵抗兇殘的大雞巴肏
擊;而且漸漸感覺舒暢,纖腰不自主隨著我的大肉棒插人而頂上,嫩肉窟兒更自
動研磨我粗硬的陰莖。我「赤陽神功」下的大龜頭的狠狠地直刺透了她的子宮浪
穴,不論她是否有孕,今次瘋狂的蹂躏下,胎兒終于也不保的。

  楊子瓊此時已到高潮,四肢像捕蠅草般緊纏著我,浪穴裏的陰精更傾瀉而出,
雖然她泄出的不是武功的元陰,但算仍是滋補的陰精,我老實不宮氣地用大龜頭
狂吸,令她歡愉得要死去了,當然我也利用「迷心」法去操控她的心靈。事後,
赤裸的楊子瓊緊摟著我,將一切稟告我知,她根本沒有懷有陳灌希的身孕,她只
是欺騙他,利用他求子極急之心,嫁入豪門享福罷。待叁兩月後假裝流産,便神
不知鬼不覺了。她還說陳灌希精液疏散,以她在青樓的經驗,他根本不能令女子
成孕,她又怎會有胎兒呢!

  我心中暗動,可借此機會奪回産業;便對楊子瓊說:「瓊奴!我要你受孕爲
陳家産下男兒,不過是由我令你成孕……」我命她俯伏床上,堅挺的大雞巴從後
頂插而進,這就是「烈焰棍法」的「火中取栗」了,灼熱的陰莖如狂地肏搗她的
浪穴;楊子瓊本是淫賤的人,錦衣華服只是滿足外表虛榮,我勁猛的巨龍,才是
使她心醉之物,她亦使出混身解數,抛腰扭臀地迎接大肉棒瘋狂的操肏,小口喊
出的是浪蘯的歡呼。

  「噢……噢……主人……真是……太勁了……啊……哎……噢……噢……噢
……淫穴……很癢呀!求您插深……點……對!對……好……美啊……噢……噢
……小肉窟兒……要美死……了……噢……噢」一柱香後,我將她用大雞巴挑起,
睡倒床上,命她大開雙腿,用直壯的玉杵套插自己濕淋淋的浪穴,這式就是蘯女
低頭的「怒火沖天」了;我一面欣賞粗壯的巨龍漲裂開她的陰肌,一面運功令大
肉棒更熱更粗,她的快感已如巨浪覆頂了,碩乳抖動得更是觸目驚心,令我忍不
住用力捏摣她的兩堆彈跳的腴肌。

  「主人……噢……噢……啊……再用……力捏啊……哎!您……不用……憐
惜……淫蘯的……女奴了……對……噢……噢……噢……太舒服……啊……噢…
…噢……啊!」只是一陣子,她已力竭盡歡了,玉穴陰肌緊張地顫動,再一次享
受到高潮的侵襲,無力壓在我胸膛喘氣,我感到她的陰關子宮口已開;最後,我
抱住楊子瓊翻過身子,將疲憊不已的她平躺,再用肩胛托高一條玉腿,兇癢的巨
龍就在我眼前瘋狂地抽插她的小肉窟兒,令她再跳彈上快感的峰頂。

  「……噢……噢……主人!啊……女奴……再……不中用了……噢……噢…
…噢……啊…………哎!您……太威……武……了……舒服……美啊……噢……
噢……」一股酥心銷魂的暖流,狂射入她的子宮內,灼得她浪喊一聲:「喔啊…
…太美了……」就昏死在床上不醒了。我亦舒服得在她的玉體上休息了一會,直
至張百芝等人快將回來,才拔回大雞巴離開她的閨房;我又把陳灌希一名小妾收
爲我的淫奴了。

  接下來,我常令楊子瓊加入我衆女奴之中,每次奸淫張百芝、聞媛及絲慧等
衆女時,最後都將陽精射入楊子瓊的子宮內,果然不久她已能成孕了,在我的迷
心下術,我應允會對她産後有好好獎勵,她也安心養胎而沒有強作癡纏。


               (五)再佔

  五天後下午,已産下陳玉嬬及陳聞媛兩女的二夫人锺恩胴,由江南回來,因
她看不慣陳灌希放縱不羁,連「青羽鷹皇」楊獸成的妻子劉加玲也敢勾搭上,故
一怒之下帶著大女兒回家。

  她向大姊張百芝訴了一會苦水,就到後廂浴池浸泡溫水,恢覆多天路途的疲;
我借此機會,就在水中暗放了媚藥「烈女淫」,讓它由肌膚毛孔滲入她心裏,令
她绮念叢生心跳手軟。

  除此之外,我還命聞媛進內說,要穎思及頌茹爲她按摩推拿,好令她享受休
息;兩淫奴經我指點,那挑逗手段當然使锺恩胴暢美松弛,她閉上媚目,盡情享
受四只玉手在她嬌嫩的玉體搓、揉、按、擂,美得她低聲讚許說:「噢……幹得
好……你兩個小鬼頭,何處學到這令人舒服的妙技,真好,待會夫人有賞。」

  「夫人!那高人還有令人更美的技術呢!待婢子盡力表現吧!」锺恩胴只感
兩乳一酥,頌茹便用櫻唇吮掃著她的蓓蕾了,而穎思則玉手輕磨,挑弄她胯間纖
毛不少的陰唇了。

  「喔!你們……啊……太……大膽……了……噢……噢……美……」那兩處
禁地就傳來便酥麻的快感,令她的神經緊繃起來,也不知道我正無聲地欣賞她嫩
白的美軀。

  锺恩胴雖年齡叁十多,已有兩次生育,但嬌軀仍雪白嬌嫩,玉乳不太巨碩,
剛好盈握的腴脂,還是堅挺不墮;胯內墨黑一塊,想她也是色欲之婦,但年少下
嫁陳灌希後,因只能生了兩女兒,他近十多年再沒有再與锺恩胴行淫了,她卻沒
有再找尋這欲海安慰,是以陰戶漸漸緊閉如處子。

  我指示穎思退下,跪在我胯前吮吸我的大龜頭;而我則代她挑撥那滲水的黑
蚌兒,锺恩胴完全沈醉在我迷情盡性手法中,當然不知已被我任意玩弄過夠了,
她小嘴只是呻吟著,訴說這久違的歡樂。

  「喔……哎……啊……噢……噢……喔……美……」我「赤陽神功」的鋼掌
更把她豔密的纖毛掃清,她毫不知道自已最私陰處,就是陳灌希也沒有看過的嫩
肉窟兒,完整地展露出來。

  我感到要奸插進入這浪穴裏,便從穎思小嘴中拔回大雞巴,再狠狠地肏插入
緊湊的陰道,锺恩胴沒有防範,粗筋纏身的巨龍就一插到底,直頂著她的子宮…


  「噗滋……哎……啊……噢……你……」锺恩胴媚目瞪張,看到我近在咫尺,
驚呼出來。我不理其他,命兩淫奴捉住她雙腿,讓我盡情享受她緊窄的肉窟兒肉
窟兒;看著粉嫩漲滿的小穴,緊緊地吞噬大肉棒,報覆之心令我很快樂,就用
「盡性篇」上祕技,輕抽猛插妹的肉窟兒,只是數十記循環,已使锺恩胴淫性盡
起,不再羞愧地扭轉逢迎,小嘴吐出的竟是哀求我繼續猛搖的浪聲。

  「噢……噢……啊……噢……幹得好……啊!噢……噢……真美……啊!噢
……噢……噢……噢……好舒……服……啊!再插……深點……喔……啊!又碰
到了子宮噢……噢……噢……酥死了……噢……不要……停……啊……噢……再
用……力啊……」锺恩胴已無需要穎思及頌茹爲我捉住她了,淫蕩地將浪穴呈獻,
只爲讓我肏得更順心;現在她只沈迷在欲焰之中,灼熨而粗硬的巨龍漲滿得她心
裏踏踏實實,更賣力地向上挺迎,她已抛掉一切尊嚴地位,成爲我新的欲奴,她
可不知我更激的安排……

  在我恣意淫辱锺恩胴時,她的親女兒陳玉嬬,正被聞媛及絲慧兩姊妹挾持,
在浴池窗外偷看這場春宮;陳玉嬬想不到母親如此放浪,竟哀求我盡力奸淫,羞
得要逃卻又不能離開,更可惡的是聞媛及絲慧兩姊妹玉手在自己身上撫撩,迷迷
糊糊間不知已被脫光了,她鼻嗅浴池的異香,身體感覺兩人撫得很舒服,小肉窟
兒溢漏出浪水也不理了。

  锺恩胴又沖過一道高潮,已是第叁次了,我感到她的子宮狂顫,知她已禁不
住要泄出寶貴的元陰,就將大龜頭對著子宮抽吮,霎時她體內的元陰像巨浪般投
入我陰莖裏。 [噢……要死了……「她沒有制止,只希望這歡愉的快感不要停下
來,最後美得昏死過去;我可不是要殺死她,故亦用」赤陽神功「更新她的內息,
這麽她又成爲我忠貞的女奴了。

  我揮手命聞媛及絲慧,將她倆被焚心的姊妹帶上,挺著粗犷的巨龍問:「小
淫娃!你可要我肏你?」已被「烈女淫」逗得酥癢入骨的陳玉嬬急急點頭;我卻
要她先舐乾凈大肉棒上,她母親殘留的淫汁,才爲她開苞,她不再羞怯跪在我胯
前吞舐我粗大的龜頭,舒服得我緊扶著聞媛及絲慧。

  我享受了一陣子,就抱起她柔弱的身子,濕淋淋的玉穴對準堅挺的大龜頭一
壓「噗滋……」一聲,我兇殘的巨龍便刺穿她的陰膜了。

  「……哎!呀……痛……」那一記刺痛,令她的陰肌抽搐,緊緊吮實大雞巴,
使我不能操插她的小肉窟兒,我亦知急不來的,便命聞媛及絲慧分左右舐啜她的
酥乳,我則將陰莖變得玟灼熱,能逗起他的欲火。不久,我已感到她因媚毒覆盛
而陰肌抖動,可以操弄大肉棒了,便用九淺一深肏操法對付她。

  她有點腼腆的嬌喘道:「噢……噢……啊……噢……啊!噢……噢……美…
…啊!噢……噢……噢……噢……舒……服……啊……噢……」我的十根手指不
停地輕捏著她的肉感的屁股,並範圍擴大到撩撥她的陰珠兒,再用赤陽真氣把她
的陰毛消除,如我所有的性奴一樣;經過一陣溫柔的抽插後,她終于習慣了我粗
壯的巨龍,我開始把整根大雞巴拔出,然後再深深地、慢慢地,一插到底。插進
去的一瞬間,她開始吸一口大氣,隨著我碩巨的玉杵深入,她陰肌越吸越緊;等
到大龜頭接觸到子宮時,她嬌聲大叫,整個人崩潰在我懷裏,歡愉得連眼淚也流
了出來,雙玉腿和雙嫩臂死命的夾緊我的背和腰,活像害怕失去快樂的小孩。

  我得意萬分問她。「怎麽樣?主人肏穿你好不好……」

  「主人的雞巴很長……操得……小奴奴……舒……服……啊……」她誠實地
答道。眼裏盡是淫蕩的笑意,放縱自己的情欲,不停地把她的大屁股往上擡來迎
合我玉杵的抽送……

  「親親的……主人……哎……啊……噢……你……利害了……噢……噢……
噢……肏透……奴……奴……的……小浪穴……噢……啊……要泄身……了……
啊!」我的大龜頭如長鯨吸水般,對著她的子宮猛吮;她的處子真陰就像萬川歸
海一樣,向我體內傾瀉了,助長我的「赤陽神功」功力。

  真陰泄盡的陳玉嬬,赤裸裸的睡在母親锺恩胴身邊,我亦用「迷心之術」爲
她洗腦換神,這對母女花自然成爲我的狎玩之奴了。

  接下來,我當然要好好地肏插聞媛及絲慧兩人,她們將二娘都交我淫辱,還
把另一姊妹的真陰也奉獻給我,自然是爲了享受我粗犷的巨龍獎賞,我就在兩具
昏睡的玉體旁,狠狠地逐一把四個淫奴搗得陰顫神酥而泄盡了身子,把她們前後
的小肉窟兒插過通透,才向她們的小嘴灌注陽精,滋補各女的身心。


               (六)身退

  現在「劍月山莊」中的陳灌希的妻女,除了在江南他身邊的妻妾李嘉因、梁
落施和關芝林外,全都成爲我泄欲的性奴,我入住大娘張百芝的閨房,每晚可隨
意享受她們的玉體;她們爲了討我的歡心,把整個「劍月山莊」內,十多個年幼
貌美的婢女,都奉獻小穴出來給我開苞,任我採集她們的處子真陰,令我終于練
成了「赤陽神功」,「烈焰棍法」更是威猛無濤。就是幾個叁十余歲貌子的娟好
廚娘,也一一讓我用大肉棒捅過,她們享受過從未試的劇烈交媾後,歡愉地盡泄
元陰,令我功力更沈實精煉,現在就是八、九個淫奴聯手接戰,也不是我兇悍巨
龍的對。

  所有的性奴,經我用「赤陽神功」將陰戶周圍的恥毛燒毀,因此處毛囊都灼
死,故以後她們亦不會再有陰毛長出來,白溜溜的陰戶非常性感,是我性奴獨特
的表徵。

  我爲了感謝六女,這晚我們大被同眠,除了懷了身孕的楊子瓊外,我狠狠地
用大雞巴肏搗五女身上的各處淫穴,今次「烈焰棍法」再沒有阻滯地施展,各女
都盡情享受到歡愉的高潮後,泄出元陰後昏死了;接著,我到楊子瓊香閨,用側
身推肏式,從後抽插她的浪穴兒,終于在她樂極聲嘶中,大龜頭向著她的子宮射
出熱暖的陽精,令她開心地進入夢鄉裏。

  叁個月後,陳灌希有信寄回給大娘張百芝,說在江南已擊敗「青羽鷹皇」楊
獸成,奪去了他的地盤,及將他的勢力刬平;楊獸成傷重不愈成了終生殘廢的人,
已不能阻止他在那處拓展勢力,雖然下忠心的「農夫兩賤」已一死一殘,他還要
再挑戰「神劍」謝霆瘋,著她們再帶盡「劍月山莊」的高手增援。

  我的「赤陽神功」及「烈焰棍法」已成,見報仇的時機已到,就命大娘張百
芝及二夫人锺恩胴,召集陳灌希的忠心死黨,成忠龍、曾正偉、謝一賢、梁榮中、
黃白鳴……等等,說要幫助他爭霸;就在衆醜齊聲,正要起程之夜,我用迷藥弄
翻了他們,再逐一用「赤陽神功」廢了他們四肢,使他們不能再爲禍人間,才趕
他們離開「劍月山莊」。

  把「劍月山莊」一切財産變賣,命顔穎思和趙頌如帶著其他願意跟隨的婢女,
照顧著有孕的楊子瓊,到我殷家堡遺址重新建立新堡,待我報了大仇後回來隱居;
我則率領張百芝、锺恩胴、聞媛、玉嬬、絲慧各人到江南,雖然她們都是陳灌希
的妻女,但在我的「迷心術」之下,已對我爲命是從,不理一切了。

  只需五天,我們已到江南水鄉之都了,找著陳灌希的住處,只見李嘉因、梁
落施和關芝林怒沖沖地待著,锺恩胴細問原委,才知道他不理與「神劍」謝霆瘋
之戰,正跟劉加玲在楊獸成的家中奸淫。

  锺恩胴指著我在叁人耳邊細說:「叁位妹子,不要懊惱了,正雄總管的大肉
棒可比那銀樣蠟鎗頭的人壯得多了,他不用那些春藥也能令姊姊欲死欲仙了,真
是舒暢得太美了,不如我們各自尋歡好了,不理那死鬼吧!你們一陣子偷看他與
大娘交媾,就知我所言不虛了……」叁女本是極淫蘯之人,貪圖陳灌希財物而下
嫁,但他已是陽精不足之人,如不用春藥,雞巴根本不能擡頭,故她們一直不能
滿足性欲,現在他貪新忘舊,更令她們沒有得到慰藉;現聽見我身懷巨寶,叁女
都目露春光,巴不得就拖我入房倒鳳癫鸾。

  晚上锺恩胴帶著叁女偷看我肏搗張百芝,在我房內,只見我躺在床上,赤裸
的張百芝正扶著我的腿,用她粉嫩的小浪穴套弄著我粗犷的大雞巴;啊!太粗壯
了,她們看到的是一根粗筋盤體的巨龍,勇悍地抵抗著張百芝的緊窄肉套子壓迫。

  冷豔高貴的大娘竟像淫蘯的娼婦般,雙腿大開,把陰穴急速地吞噬我的大肉
棒,還歡愉地呻吟:「喔……主人啊……幹我,幹我……噢……噢……美……用
力啊!用力……幹小淫婦……吧……深一點……喔……喔……好爽……噢……噢
……美啊……好爽……喔……喔……不要……停!用力……深一點……喔……噢
……噢……美……喔……喔……我要……高潮了……」她整個白嫩的嬌軀抖了又
抖,隨即把粉嫩的屁股翹得更高,好讓我能插得更深。

  我馬上開始快速往上抽插,陰囊撞擊著她的屁股,啪……噗滋……啪……啪
……噗滋……地作響,而且不時彎身用手去揉捏她豐美的玉乳,肉穴兒又緊又嫩
的!緊湊地吸吮著大龜頭。,最令李嘉因叁人驚心動魄的,在我嘴上坐著是十七
歲的玉嬬,青春的陰道深處被我的巨舌舐得浪液狂流;兩母女竟然同在一床上,
跟我奸淫,而且表露出好不舒服的神情!

  叁女看得心酥神馳,那兇悍的巨龍像示威般,把張百芝的小肉窟兒漲滿了;
梁落施感到乳尖發癢,原來锺恩胴的玉手正撫挑她和李嘉因的胸脯,她的衣襟已
被打開了。四個美乳正被锺恩胴玩弄,一股莫明的欲火把她們灼得浪死了,迷迷
糊糊間被锺恩胴送進了房內去。

  更刺激的情況,在床上表演,吸引得她們媚目大張;我把張百芝和陳玉嬬兩
具玉體疊起,正勇猛地輪流狂搗兩個白嫩無毛的小肉窟兒。

  「噗滋……喔……噗滋……啪……啪……噢……噢……喔……主人!美……
啊!用力……幹小淫婦……吧……深一點……深一點……喔……喔……好爽……
噢……噢……美……雪!好……爽……雪……喔……喔……不要……停!用力…
…深……噗滋……喔……噢……噢……喔……我要……美……死了……」锺恩胴
把嬌首伸進我胯內,舐掃我兩粒跳彈的寶珠一會,才對我說:「主人!恩奴奉獻
叁個美人兒,讓您好好享用……」

  我狠狠再插了張百芝兩女數十下,才拔回大雞巴,先給這淫娃一個熱吻作獎
勵,再命她去舐吸張百芝兩女的浪穴;對那叁個被欲火灼得自己脫光溜溜的美人
說:「你們可願意被我肏搗?」李嘉因首先跪下來,捧住我的陰莖狼吮,而關芝
林和梁落施也即時加入舐吮,沾滿張百芝淫液的大肉棒,成熟的技巧果然滋味美
妙。「嘓……雪……雪……喔……啊……」叁女盡用口技,希望能討得我的歡心。

  我見她們浪得太過了,便命她們躺下張開玉腿,給我用「赤陽神功」脫光陰
戶上的恥毛;一排六個嫩肉無遮的玉穴,淌著浪水引誘我粗犷的巨龍進攻,我把
贲張的大肉棒,逐一齊根沒入她們幼嫩的肉穴中。

  「噗滋……喔……噢……」淫蕩的李嘉因首先感到無比的充實,她嫁陳灌希
多年,從未能享受過這樣灼硬的玉杵,暖得她四肢合隴,緊緊纏著我擺弄玉臀,
可更深入感覺巨龍的粗筋刮擦陰肌帶來的極樂。

  「喔……幹我啊……噢……噢……啊……噢……噢……美……用力啊!主人,
太好了……」旁邊的關芝林可急死了,哀求道:「主人,林兒的小浪穴也很癢啊!
快來肏搗我吧!喔……痕死人了……」看見她淫蕩的神情,便轉身兇猛地狼插她
酥透的肉窟兒。

  「噗……啊……噢……噢……滋……」她的陰肌含包著我歡抖著,把我的巨
龍擦得很舒服,使我插得更深,漲灼的大龜頭頂吻著小浪穴的子宮,暖得她浪水
狂泄,像巨溪氾濫。「雪……喔……美……死了……主人……喔……不要……停!
大力……插……深……點……喔……噢……噢……噢……喔……我要……噢……」
百多記兇狠的肏操後,要享受嫩嫩梁落施了,她只得十六歲,就嫁給陳灌希作妾,
那時他已有心無力,梁落施緊窄如石女的陰戶,陳灌希根本無力開通,閑時梁落
施常與锺恩胴互舐陰戶,才能感受到一點點性欲的快感。她被我粗犷的大雞巴一
下穿透,血絲隨淫液流出。

  「滋……啊……噗……噢……噢……」緊湊的陰肉咬我的巨龍不放,令它也
不可張狂,我只好玩弄她胸上兩粒蓓蕾,待她陰肉放松。終于在「赤陽神功」的
滋潤下,大肉棒可自由地抽插她仿如處女的小肉窟兒。

  我雙手抱住她的腰,粗糙的玉杵飛快地抽插起來,每插入一下都使她陰肌激
動不已,嬌媚的吟聲不斷,我先使用的是「九淺一深」的戰術,爽得她淚眼汪汪,
腼腆的嬌吟道:「嗯……哎喲……!噢……噢……啊……噢……啊!噢……噢…
…好……爽啊……噢……噢……美啊……噢……噢……好舒……服啊……噢……
奴……的……小浪穴……噢……啊……泄身……了……啊!喔……噢……喔……
好爽!喔……喔……我要……死了……噢……噢……我……要升天了!噢……喔
……把我……幹死好了喔……喔……」她眼前一黑,竟是元陰盡泄就昏厥過去了。

  接下來,在我兇悍的巨龍狂搗下,張百芝、锺恩胴、李嘉因、關芝林及陳氏
叁女,都一一被我的大肉棒輪流肏插,各人都向我奉獻陰精,來換取使她們溫煦
的元陽,李嘉因叁女更因此而洗腦換精,與張百芝等人一樣,變成我忠心的淫奴,
極暢美中擁著我入夢去了。

  天色大亮,衆女醒過來都溫柔地撫揉著我強壯的身體,關芝林淫媚地說:
「正雄總管的大肉棒可真利害,昨夜竟把我們都樂透了,比陳灌希那死鬼勁得多,
他只能使人心恨癢癢癢,就軟下來……」

  「啪……」的一聲,張百芝玉手打在關芝林的巨臀上說:「沒規矩……

  以後要尊稱『主人』,不準叫正雄總管了,看!主人已爲你烙下淫奴之印,
玉穴再沒有陰毛遮掩,再沒禮貌,主人就不會獎賞你享受昨夜的歡樂了……「李
嘉因等叁女,只高貴如她等正妻,也媚淫地在我胯下母女齊淫,就知她們已誠心
作我淫奴了;在我」迷心法「換精後及享受過」盡性淫技「後,要是失去我大雞
巴的恩寵,那日後生命可沒有意義了,不如死去好了,免受了蝕心酥癢的折磨。

  她們慌忙道歉,爲我用力舔吮粗糙的巨龍……

  我享受了一會美妙的口技,就命她們起來更衣,今天要找到陳灌希了斷我的
血海深仇,他的妻女全都臣伏于我胯下,哀求我奸淫;只要殺了陳灌希,砍下他
的狗頭,帶回殷家堡拜祭我的親人,大仇就可報覆了:「劍月山莊」中所得的金
銀財寶,足以買下殷家堡方圓百裏土地,使我叁世無憂了,那時我只想享用這班
女奴,已不想再武林爭那些虛名。

  正在大廳休息,陳灌希帶著一名淫媚女子,急步逃進來;他一見我就高興地
說:「雄總管來得及時,『劍月山莊』的九獸何在,快請他們出來,對付『青羽
鷹皇』楊獸成及『神劍』謝霆瘋兩個老匹夫……」他身後的是兩個老者,那全身
皆綠的人,一定是「青羽鷹皇」楊獸成了,另一人想是他的好友「神劍」謝霆瘋。

  他們聽陳灌希這樣說,都停下腳步,靜觀其變地看著我的舉動。「神劍」謝
霆瘋已氣得哇哇大叫,狂妄地喊:「這賤精搶去他的基業,還勾引我好友的小妾,
剛才我把他的保镳『金毛賤農』殺了,現在要將他錯骨揚灰,好漢請讓個方便。」

  我說不用了,就上前對兩個老者說:「不論你們有何仇怨,陳灌希今天是我
的了……」謝霆瘋只見我一個人,可什麽也不聽,提劍向陳灌希刺去;我就跳往
他身前,以「烈焰棍法」一式「野火撩原」擋住了他的劍招了;謝霆瘋的「自殘
六式」是詭異奇幻,招招狀似自殘,其實迷惑人耳目,從中暗擊而取勝。但我的
「烈焰棍法」剛烈強猛,手中短棍像烘烘巨火,把他還擊得左右爲難,不能招架。

  陳灌希看著二十年來毫不起眼的我,仿彿從不認識我,在「劍月山莊」我只
是一個忠心職務的花農,每天辛苦地烈日或風雨中,照顧花草樹木;怎料我竟是
一個武功絕佳的高手,把江湖中第一高手「神劍」謝霆瘋,攻得如此狼狽。最後,
我接過謝霆瘋十六招,連連相扣的「自殘不息」後,回饋他一招「地火煉獄」,
棍聲擊打「啪……啪……啪……啪……」後,一代狂傲的高手,便右手骨碎斷,
吐血飛退而倒了,今生也不能用右手了。

  本已手腳皆廢的楊獸成,一下子老了叁十年,蒼茫地扶起謝霆瘋道:「謝兄,
江湖無情,我們已是過去的人了,走吧……」陳灌希卻在此時在暗處刺出兩劍,
叱咤風雲十多年的江南大豪,慘叫聲中倒臥在血汨之中了;他還無恥地沾沾自喜
道:「哈……哈……江湖上再沒有我的阻礙了,我必獨霸武林。哈……哈……哈
……哈……

  正雄!我可好好的謝你了……「他說話中,突然揮劍暗襲向我胸口重穴,幸
好橫飛來一把匕首,是陳聞媛之物,她出來見父親目露兇光望我,已知他不懷好
意。

  陳灌希見我武功如此高勁,心存惡念,想致我于死地,好使他獨佔江湖。結
果匕首令他阻擾了此次暗算……這無恥下流的禽獸真性情,我怒盡而動,「烈焰
棍法」在「赤陽神功」灼勁下,狂烈地反擊,那急亂的聲後,他已被我那招「暴
火焚身」打得手腳骨碎,昏死在地上。如不是留下他的狗命,他已死在此招之下。

  我稱讚了她後,行到陳灌希處,把他像死肉般提起,怒刮了他俊臉十數嚇,
把他打得臉腫齒落,人已痛醒;我對他說:「你可想過多年作孽有此果報,『劍
月山莊』助纣爲虐的九獸,已給我弄爲廢人,被逐出山門,正四處躲避仇家追殺,
謝一賢及梁榮中已被人吊死在大街上,其他惡想報應將不遠了;你誘騙得來的妻
妾家財,已盡歸我有,還有叁個女兒,自願作我的性奴,供我任意奸淫,你還爭
奪什麽?」

  他忍受手腳碎斷及頭臉痛楚中呻吟問:「你……是……誰……爲什……麽…
…?」

  看到他這樣的報應,心裏舒快說:「我就是你率九獸及二賤到殷家堡搶劫燒
堡而滅門遺孤殷正雄,可知我有今日功力,全憑你祖先遺寶和你女兒處子真陰幫
助;天網恢恢果然不差,衆女奴出來,向這禽獸露出我私寵烙印……」只見張百
芝、锺恩胴、李嘉因、關芝林、梁落施、和他女兒陳聞媛、陳玉嬬及陳絲慧在他
臉前,脫下裙子,露出光溜我溜的陰戶,代表我私寵的烙印……

  陳灌希憤怒攻心,慘叫一聲,七竅標血而亡,結束他醜惡的一生了。

  終于大仇得報,我可舒心放松了,便對衆女說:「先前因血仇而淫辱你們,
現首惡已自斃,你們可各行其是,自由行動了,我亦回殷家堡退隱,不理江湖紛
爭了。」

  高貴美豔的張百芝卻率先衆女跪下哀求道:「陳灌希已死,『劍月山莊』已
散,我等生命無依,求主人不棄,繼續收容奴婢一同退隱,可服侍主人,供主人
淫辱是奴婢等最大歡樂。」

  陳絲慧說:「我父苦害主人,望主人接受我叁姊妹在身旁侍奉,作補償他的
罪孽,也可多沾主人的恩澤……」

  那陳灌希帶回的豔婦劉加玲,也脫去裙子,露出天生無毛的小肉窟兒說:
「主人,我亦有您私寵的烙印,求您也收容小婢;因我受陳灌希誘騙,楊獸成的
朋友死黨必遷怒于我,沒有他保護,我日後必受報覆,被他們捉住,我一定生不
如死的。」

  看著跪在腳前的一衆美女,今次大仇過後,感到有責任保護她們的周全,故
接納她們回殷家堡,經一翻布置,將陳灌希邪惡的殘余勢力消除後,才帶領一班
豔婦回歸。這段時光我當然盡享她們的玉乳小浪穴,她們也感受到粗糙的巨龍所
施予的歡愉,劉加玲等媚豔美火更奉獻出屁眼兒,任雄挺的大雞巴狂搗,漲灼的
大龜頭所射出的陽精,被她們視爲至佳補品,每次我射精前都爭奪陰莖吮吻,令
我感覺非常可笑。

  經過一月我們努力,終于可回到殷家堡,見楊子瓊領著顔穎思、趙頌如等,
把廢墟重建起來,感覺很高興;當晚便重重用我的大肉棒獎賞她們,以後我與二
十多個美女就此長居故鄉,她們每晚叁女輪流侍奉,在溫柔鄉內一切對外再不感
興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