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淩辱女友之夜总会记事

精彩内容:

我是一個名符其實的銷售員,每天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沒有正經的工作
程,我的任務就是搞定客戶,搞定項目。每天主要的工作時間是在晚上六點後,
先在餐廳酒桌上,再到夜總會包間裏,周而複始,看似風光,實則乏味。

  老婆芳芳跟我結婚已有一年,對我每天出入歡場頗多微詞。說起來芳芳對歡
場也不陌生,之前她曾經在夜場做過酒類促銷,穿著性感的促銷制服,時常也要
喝上幾杯。雖然那個工作她只做了不到兩個月,但對于夜場的了解也算深刻。

  芳芳一米六五的身高,體重從沒超過45公斤,腰細腿長,相貌姣好,模樣
有些清純,給人的第一印象有些冷淡,主要是氣質的影響。

  大概從今年五月開始,有些場合我都會帶上芳芳,主要是我的客戶都是外地
過來洽談的多,而且基本都是一錘子買賣,我們的産品一個單位買上一次,基本
這輩子都不會再買第二回,原因是産品淘汰周期太長,本身價格很高所緻。

  這樣我帶著芳芳,就說是個女性朋友,別人都不會想到是我老婆,玩兒的時
候也能放得開;芳芳也覺得跟我一起會放心,認爲我真的把她放在頭等位置。實
際我對夜場已經有所免疫,每天去這種地方又沒用太多的想法,還不如帶著她去
可能會有些意外收穫。

  我是胡作非的粉絲的事兒周圍沒有任何人知道,但我的內心是非常想親自嘗
試上演淩辱女友裏面的各種場景的。

  第一次帶她去她還有些放不開,酒也不多喝,吃飯的時候勸不動,唱歌的時
候客戶都對自己身邊的姑娘進行主攻,所以她的表現還算得體。我的心裏雖然極
度希望能有暴露淩辱的場景發生,可是卻不能操之過急。

  芳芳直到跟我出去過兩次以後,覺得確實沒有什麽大不了,而且夜場也就那
麽回事,慢慢地喝酒在我的鼓勵下也就放開了。但是她的酒量卻是很差,第叁次
的時候居然喝到失憶,在計程車的後座上我把她的內褲脫下來,她都不知道。

  到了社區下了車,大概淩晨2點左右,社區裏面沒有人,我把她裙子翻到腰
上,再背著她,慢慢地往家走。月光下她修長的兩條美腿被我摟在兩邊,緊實挺
翹的臀部露在月光下,如果後面有人,肯定能看見她因爲兩邊分開的拉力而洞開
的小穴,只是一路無人,我仍然覺得非常興奮。

  後來第二天我跟她說,唱歌的時候脫掉的她的內褲,大家都看到了,她開始
很生氣,後來感覺她的臉紅紅的,追問了幾次細節,再摸下面,已經流出了很多
的淫水,讓我知道其實她也是感覺很刺激的。

  我忍不住翻身上去,一邊大力幹她,一邊問她:「下次去夜場再玩兒刺激點
好不好?」她被我幹得呻吟不止,附和著說好。我又說:「讓其他的男人一起來
幹你好不好?」她說:「好……」很快就到了高潮。我再問她,她就不理我了。

  七月中旬的一天,天下著毛毛細雨,連著兩天晚上出去都沒帶芳芳。她好像
大姨媽快來了,最近總打電話說想要,可是我實在太忙,這兩天陪的都是本地用
戶,不敢讓她出現,還陪著一個大領導打通宵麻將,又累又睏,也沒有心情。

  恰好這天有個深圳的客戶要過來簽合同,我就打電話給她,讓她晚上作陪,
芳芳高興的說好。我告訴她,訂好了地方再讓她過去,因爲要先跟客戶敲定一些
合同的細節,有些不能讓外人聽到的東西,就告訴她晚飯自己解決,之後告訴她
唱歌的地點她再趕過去。

  客戶姓劉帶了個小夥子,不知道是司機還是秘書,讓我稱呼小王。小王斯斯
文文的,一副小白臉的樣子,讓我不由得擔心起劉總的老婆。

  吃飯的時候才知道,來自深圳的劉總其實是個河北人,喝酒也很豪爽,兩瓶
白酒叁個人很快就喝光了。加上合同簽得雙方都非常滿意,劉總表示一會兒一定
要找個非常放得開的場子好好玩兒一玩兒。

  放得開的場子真的不難找,其實現在多數的夜總會裏面都有一組能放得開的
姑娘編制,只是有些場子以放得開的爲主,有的爲輔的區別。真正消費高的場合
都是以裝十叁的小姐爲主打的,什麽賣藝不賣身,給夠了錢照樣走。劉總說的肯
定不是這樣的場子,他需要的是賣身不賣藝,能就地解決「餓」的優質夜場。

  夜來香國際會所,是一個有著悠久曆史、燦爛文化的一個翻新場,以前檔次
不高,最近重新裝修後大肆招攬人馬,以開放的姿態重新鞏固自己的市場,連國
際會所也是後來加上去的,怎麽看都感覺有點兒不倫不類,但是這裏有一點好,
就是絕對玩兒得開。

  給相熟的媽咪打個電話,訂好了包間。這個媽咪頭一天被灌得上了醫院,今
天還在家休養,她對我說了句:「你盡管放心去,我一個電話包你們晚上精盡人
亡。」

  我打個哈哈,又跟她提了我要帶芳芳去的事情。她並不知道芳芳是我老婆,
只以爲是我從外面帶的一個野花而已,有點兒爲難的對我說,現在姑娘們管理得
嚴,外場的不讓來,因爲實在玩兒的太瘋,怕出問題。我騙她說這姑娘其實也想
來這兒上班,先熟悉一下環境,她說:「既然這樣,你把她電話給我吧,我讓人
帶她。」

  我給芳芳打了個電話說了一下情況,並勸她要不就別去了,那地方玩兒的比
較瘋。芳芳聽我這樣說,吵著非去不可,要是她不去,我肯定會亂來的,她去頂
多也就是我陪著她玩兒而已。既然這樣,只好由她了。

  我和劉總還有小王先來到了夜來香,到了預定的包間,早有那個媽咪安排好
的接待領了一群小姐進來任我們挑選。劉總一見就大喊不錯,這群小姐的工裝很
性感,黑色蕾絲,短裙半透,黑色內衣、黑色小褲褲,隱約呈現在眼前。

  小姐們問過先生好,接待喊一聲:「給先生們轉個圈。」我笑道:「還有這
規矩現在?」等轉過去我才發現,後面居然只有兩條帶子係住,整個屁股都是露
著的,而且都是黑色的丁字褲,害得我當時就有了反應。

  劉總和小王都挑了相中的姑娘,轉過頭來看著我,我說我已經安排好人了,
讓他們不要管我。我拿起電話打給芳芳,問她是不是沒來,她說來是來了,但是
還在小姐房。我問她爲什麽不上來,她說這裏規定必須穿工裝,這件工裝穿上根
本沒法出門。我說:「要不你還是回去吧,恐怕這裏你接受不了。」誰知她竟然
賭氣的說馬上就上來。

  小姐房在一樓,我們在叁樓,這組小姐平時必須有媽咪或者接待帶著才能出
來試台,她們是走一個秘密通道的。芳芳哪知道這些,像她這樣單獨一個人跑出
來,後面全都露著的。有些客人都沒見過,據她後來說,經過一個客人身邊的時
候,那個客人色迷迷的看著她,等走過去的時候,那客人看見後面,居然一把將
她抱起來,就要抱到自己的房間,還是開門的時候她掙脫了才跑出來的。

  到了我們的房間,她還驚魂未定,劉總和小王都已經見識過了這種工裝,不
過還是爲了芳芳的驚豔而讚歎不已。

  人都到齊了就開始唱歌喝酒,點歌的公主是唯一一個穿戴整齊的女孩子,居
然也沒什麽不好意思,估計早就見怪不怪了。

  開始的時候大家都比較節制,喝酒、唱歌都很規矩,兩打啤酒不到半個小時
就喝光了,老劉說不過瘾,又要了兩瓶洋酒,兌著軟飲。老劉開始挑釁,首先就
選了芳芳,因爲叁個女孩子裏面,芳芳雖然不是身材最好的,但是絕對是最漂亮
的,而且清純的面孔穿著這麽暴露性感的服裝,給人的沖擊力絕對不亞于山崩海
嘯。

  猜骰子老劉居然不是芳芳的對手,老劉開始換玩兒法,比大小,居然運氣爆
棚,芳芳連連失手,一會兒工夫就被灌了十幾杯。老劉撤下,換小王過來,我則
被小王身邊的姑娘拉過去玩兒十五二十,結果我擔心著芳芳,落了個慘敗。

  沒一會兒我也被灌了十幾杯,由于連著幾天喝酒熬夜,我只感覺到疲倦得無
以複加,居然坐在沙發上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聽見很響的舞曲聲音,睜開眼感覺有人在拉我,結果我
一起來就沖到廁所去狂吐。吐夠了洗了把臉,聽見外面瘋狂的舞曲聲,還有不知
道是老劉還是小王放肆的大笑聲,還有一個女生的尖叫聲。

  那一瞬間我有點兒忘了自己身在何處,打開廁所的門回到包間,包間的燈全
都關了,連液晶電視也都關到了待機狀態。我摸索著躺到沙發上,當眼睛熟悉了
黑暗後,看見前面叁男一女在隨著音樂搖擺,其中一個女的好像喝多了,被人從
後面抱著亂晃。

  還有個女孩子脫得一絲不挂,被一個上身脫光的胖子兩手揉著咪咪在扭,不
用說,那個胖子是老劉。老劉後面一個姑娘在脫他的褲子,他好像根本不在意,
只是在配合著姑娘脫下他的褲子後,直接轉過身把那個姑娘按在牆上,然後給扒
了個精光。後面那一男一女,還在那兒抱著扭。

  老劉得手後,又跑到一男一女那兒去脫那女孩兒的裙子,裙子很好脫,就兩
條帶子,但是老劉的手法與衆不同,直接就把兩根帶子拽斷了,估計是怕再被穿
回去。在脫掉下面的丁字褲、解胸罩的時候,那女孩兒好像醒了,直往地下蹲。

  另外兩個女孩兒去脫那個男的的衣服,那男的松手,結果抱著的女孩兒坐在
了地上。老劉居然直接把女孩兒推倒,做了一個老漢推車的造型,扛著女孩兒的
腿去脫胸罩,沒費什麽事兒就給脫了下來,然後想去把女孩兒拉起來,結果沒拉
動,他乾脆趴到女孩兒身上,看樣子是在親。

  我四周又看了一下,公主也不知道哪兒去了。頭暈得還想睡,剛閉上眼,褲
子就被不知道什麽人給脫到地上去了,然後就感覺一個長頭發的女子來脫我的襯
衫,我伸手一摸,滑滑的,是個裸體,乾脆拉到我的身上。

  我在姑娘的後背向下摸著,臀部很光滑也很緊實,當我中指探索到洞口的時
候,姑娘突然掙脫跑了。我搖晃著站起來去追,隱約看到旁邊的沙發上老劉正在
打炮,下面壓著的姑娘正壓抑的呻吟著,另外有個姑娘在旁邊說著包間裏不能打
炮,要到樓上的空房間去才行,可是被小王抱著,沒辦法動彈。

  這時我才意識到老劉下面的女孩兒應該是芳芳,我的腦子「嗡」的一下,不
知道是什麽感受。隱約看著老劉抱著芳芳的大腿,高頻率大幅度的抽插著,我下
面一下硬了起來,旁邊那個姑娘過來摸了一下,笑道:「你是不是也想啊?我們
這兒可不讓在包間裏直接來的,不過你要想,我也可以配合一下。」

  這時老劉突然猛地向前一挺,聽到芳芳大聲的「啊……」叫了一聲,我知道
老劉已經射精了。老劉保持著那個姿勢幾秒锺,然後拔出來,回頭看看我,說:
「你要不要來一下?你選的這個姑娘真不錯,下面很緊,水又多,皮膚真好。」

  說著從旁邊摸了摸,遞給我一個避孕套,說:「用這個,有備無患。」然後
從他微軟的大雞巴上拽下一個套子。我稍微放了一點心,戴著套子總比中出的好。

  看著芳芳還是醉眼朦胧的,不知道醒著還是暈著,腿還是M字的分著,洞口
隱約有點兒亮亮的水迹。我再也忍不住了,套子也沒戴就插了進去,幾十下以後
就把芳芳抱起來用力地幹著,小王從芳芳背後繞過去把芳芳接住,對我說:「你
喝多了,可別把人摔著。」然後把芳芳的頭靠在他身上,雙手揉著芳芳的乳房,
還低頭去親芳芳的小嘴。這場面太刺激了,我更加用力地幹著。

  這時門開了,公主進來說:「有公安來查未成年,小姐都躲一下。」然後開
了燈退了出去。這時在燈光下,芳芳全身裸露著,兩腿松松的夾在我的腰部,我
兩手向下托著芳芳的屁股,低頭看到芳芳稀疏的陰毛,清晰的看到芳芳的陰蒂,
以及我的雞巴正在大幅度捅進去的陰部。

  小王在芳芳的嘴上親著,舌頭使勁地向芳芳的嘴裏鑽,兩手把芳芳的乳房揉
得不成形狀。看到這兒我實在是刺激得不行,把積攢了幾天的精液全都射到芳芳
的小穴裏面。

  我放下芳芳,小王說:「我也來一下吧!」說著就去拿我沒用上的那個避孕
套,戴上以後剛插進去,旁邊那個女孩子就來拉他,說警察來查未成年,她們要
先躲一躲,等警察走了再說,小王只得作罷。

  另外兩個女孩子穿上衣服,這時進來一個男的經理,這個夜場經理多數都是
男的,只有這一組的經理是個女的,助理也是男的。經理對她們說:「怎麽還不
走?」一個女孩兒說:「這個新來的,喝多了。」

  那個男經理過來一看,芳芳全裸的躺在沙發上,下體暴露著,好像還有液體
流出,就說:「來不及了,先把工裝給她蓋上。」然後跟另外一個小姐扶著芳芳
就出去了,到門口時候對我們說:「幾位先休息一下,等會兒檢查的走了,就讓
小姐們過來。」

  雖然我不放心他們就這樣把芳芳帶走,但是又不能說破,只能穿上衣服默默
的等。老劉還意猶未盡的說著:「幹得真爽!」小王說一會兒一定要讓他試試,
我卻又睡著了。

  又過了不知道多久,聽到老劉的破鑼嗓子在唱著一個沙啞搖滾歌星的歌兒,
那聲音真是死人都能唱活,吵得我再也睡不著了,坐起來打開一瓶軟飲,剛喝了
幾口,突然發現老劉和小王點的女孩子都已經又坐在房間裏了,就問:「我的那
個美女呢?」公主說:「剛才她們倆上來的時候,經理跟上來看了看,看你睡著
了,就什麽也沒說。」

  我說:「你去幫我問問,那個美女去哪兒了?」公主出去以後,我就打芳芳
的手機,結果手機沒人聽,問另外兩個,另外兩個說不清楚:「我們下去的時候
見她好像喝多了,在下面沙發上睡覺呢吧!」

  過了一會兒公主上來,吞吞吐吐的說:「那個女孩兒喝多了,要不你再叫個
別人吧?」但是看她臉紅紅的,就知道肯定另有隱情,于是我說:「好吧,我下
去看看。」公主攔我沒攔住,只好跟我一起下樓。

  這個地方以前我來過幾次,知道她們小姐房在什麽地方,輕車熟路的找到小
姐房,從窗戶向裏看去,大廳沒幾個人,只有角落有兩個小姐在抽煙,裏面還有
個套間,那個是這些比較開放的小姐的更衣室,從外面看不到裏面。

  我推門走進去,那個公主又來拉我,說:「要不算了吧,那個女孩兒跟幾個
經理在裏面,好像有什麽事……」我聽到這些,感覺更不對了,便走進去輕輕推
開套間的門。

  裏面一個沙發邊上站著叁個穿經理制服的男人,一個脫了褲子的站在最外面
說著:「快點,快點兒,該我了。」一個正在做著活塞運動,還有一個拿著雞巴
在芳芳的臉上蹭,後面的公主不好意思看,說了一句:「客人來找了。」就轉身
出去了。

  我走過去罵了句:「罵了隔壁的,老子還沒幹呢,你們倒先幹了!」過去一
看,發現芳芳的臉上還有乳房上都有一些精液,擺明了已不止這叁個人幹過。

  芳芳一點都不清醒,手腳都是軟的。我推開還在幹的那個經理,從旁邊拽了
一套普通的小姐制服在芳芳身上和臉上擦了擦,又給她套上一套乾淨的,抱著她
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