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深夜游戏节目: 赖薇如、王晴、周采诗、夏如芝、方志友、袁艾菲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a99531 于 2018-6-20 07:59 編輯

深夜節目到了,由于天氣最近過熱緣故,所以這一次在在水上樂園錄影,這一次請到的來賓有賴薇如、夏如芝、袁艾菲、周采詩、王晴、方志友等六女,主持人走出來後說:「感謝大家參加深夜節目,最近天氣真是熱死人,所以這次乾脆在水上樂園進行遊戲,應該有得都是第一次來吧!」 賴薇如、袁艾菲都有參加過,其他四女都是第一次來。

「對阿!我們幾乎都是第一次來。」四女同時說著,不過這也代表她們都很緊張,畢竟遊戲內容是什幺也不知道,主持人說:「等等分成兩個隊伍,叁個一組,抽籤決定,抽到相同顔色的人就是跟你的隊伍,請大家開始來抽吧!」六女開始陸陸續續去抽,然後看著自己的籤。

賴薇如說:「我的是紅色的籤,有人跟我一樣嗎?」周采詩和王晴都說:「我也是、我也是紅色的。」方志友說:「我是藍色的。」
夏如芝和袁艾菲說:「我們也都是藍色的。」所以現在組別分爲賴薇如、周采詩、王晴一組、方志友、夏如芝、袁艾菲一組,成立後開始今天的遊戲內容。

第一場遊戲叫做合力接水球,遊戲規則是兩組都要將接水球的籃子綁在腰部,然後水球會從左右兩邊跟後方丟來,而叁人則必須各站叁邊接水球,限時一分半看哪組誰接得最多誰就贏了,而輸得那一組則就必須接受萬球轟炸,也就是站在中間點被四面八方的水球攻擊,而丟水球的就是水上樂園的遊客們。 夏如芝問說:「那如果兩組都一樣數量的話呢?要怎幺算,算平手嗎」

主持人說:「如果兩組都平手得話,那幺兩組各派一個出來接一顆水球定勝負。」六女都點點頭,首先由紅組先開始。
綁上籃子後,然後順序爲賴薇如站左邊、王晴右邊、周采詩後面,主持人說:「都站好了嗎?」 「好了。」叁女同時回答著,然後主持人說:「那就開始了。」開始後遊客們開始拿水球猛攻,叁人應接不暇。

周采詩說:「他們都丟得好猛喔!這樣能接幾個阿!」王晴說:「對阿!好像有仇恨一樣,這樣丟不用接,根本玩躲避球。」
大家開始丟著水球,賴薇如叁人只能先躲,稍爲還是有接到幾個,王晴說:「阿!水球打在手上好痛。」賴薇如說:「剛才有一棵還打到我胸部上,痛死了。」水球畢竟是用氣球裝水而成,爆掉後水還會灑在身上,叁人免強接了幾個。

主持人說:「時間到。」撐到時間到後,賴薇如說:「好累,雖然在水上,但也接得滿頭大汗,衣服也都全濕了。」
方志友說:「沒關係,衣服濕就濕了,等等說不定還有更激烈的遊戲。」袁艾菲說:「要換我們了,好緊張阿!」
夏如芝說:「平常心玩就好了,輸了也只是受到水球攻擊而已。」方志友說:「也只有摸摸鼻子了。」換藍組上去後,綁上籃子。

方志友站左方、夏如芝後方、袁艾菲右方,主持人說:「都站好了,那遊戲開始。」遊戲開始後,遊客們又開始從水桶拿出水球來往她們丟了,袁艾菲花容失色說:「一下子丟出這幺多顆,怎幺接阿!」夏如芝說:「我免強接了兩個,但太多了,還會被打中。」
方志友說:「我才一個而已,沒接到的數量根接到的根本成反比,頭也流好多汗。」根紅組一樣,都自顧不暇。

「咻!咻!」水球不斷攻擊,叁女的衣服也幾乎全濕了,不過不管等下是誰輸,受到一堆水球攻擊,全身都濕掉的。
主持人說:「時間到。」藍組的時間到後,主持人說:「現在我們來看看兩組水球的數量。」製作人員開始屬兩組叁女的水球數量,而且還是直接往籃子那邊拿水球,讓六女很害羞。

數一數後主持人說:「算完後紅組的水球數量加起來共有六顆、藍組數量有共有四顆,所以這第一場遊戲由紅組勝,藍組受罰。」
「耶!我們居然會贏,太神奇了。」賴薇如叁女開心叫著,反觀方志友等叁女則是一臉苦笑著,主持人說:「藍組要受到水球轟炸的懲罰。」夏如芝說:「果然還是這樣。」藍組叁女站在中間點,許多遊客手上已經拿著水球了。

主持人說:「水球轟炸,開始。」「啪啪!」四面八方無數個水球往藍組打下去,「好痛」叁女一個個都被球爆掉嚇到,水又灑在她們身上,原本一開始只有衣服全濕,現在包含褲子都濕掉了,水球轟炸結束後,方志友說:「全身都濕了,好難受阿!」
主持人說:「等下遊戲都是在水上的,就算沒有這懲罰,全身也會濕掉的,你們只是提早濕掉而已。」這算是安慰嗎?

第一場遊戲結束後,接下來進行第二場,第二場遊戲叫做水上拔河比賽,簡單意思來說就是拔河比賽,但是在水上比拔河,比兩次,兩次如果平手的話,在進行第叁次,而這比賽輸的人則必須在現場找叁位遊客互吻一分鍾,沒有問題後開始進行水上拔河比賽,這次排棒大家都很瘦弱,所以就沒有特別排了。

主持人說:「好了嗎?」 「好了。」兩組六女說著,然後握起繩子,紅組和藍組最前面的分別是王晴和方志友,比賽開始後兩組開始進行拔河,「不能輸,絕對不能輸。」 「嘿咻!嘿咻!喝!」兩組分別用盡氣力要把對方拉到眼前,結果紅組分別暫趨下勢,王晴說:「可惡,越來越前面了,我不會輸得,微如、采詩,要一起加油阿!」賴薇如和周采詩都點點頭,不斷用力拔著,但藍組可沒輕易放棄。

袁艾菲說:「我們也不會輸得,一定會贏的。」「喝!」方志友和夏如芝喝道,用力拔著繩子將紅隊拖到前面。「哔!」主持人吹起哨子,賴薇如說:「我們輸了。」周采詩說:「這才只是第一場而已,還有一場,不要氣餒,王晴你說對吧!」王晴說對,點頭著。
第一場水上拔河比賽是紅隊輸,接下來進行第二場拔河,這次由周采詩和夏如芝在前面。

主持人說:「準備好了嗎?」大家點點頭,于是哨子在哔一聲,第二場拔河比賽開始。「不能輸,絕對不能輸。」秉持著不能輸得精神,這次兩隊都不相上下,外面遊客幫她們喊加油。「喝阿!嘿咻!」兩組用力拔著,紅組體力逐漸不支,跟上場一樣,拉到很前面,「哔!」比賽結束。

方志友說:「是我們贏了,我們贏了第二場。」賴薇如說:「我們輸了。」主持人說:「恭喜藍組贏第二場,輸得必須找遊客互吻一分鍾,你們叁人必須一人一個喔!」叁人點點頭,由于叁女都在電視上看過,要找到並不是很困難,找到了叁個遊客後,開始跟他們互吻一分鍾。「嗯哼……嗯哼……你的舌頭伸進去了……..嗯嗯嗯…….嗯哼」

邊互吻遊客們也盡情享受這吃豆腐的時光,主持人說:「時間到。」懲罰的一分鍾時間到後,接著開始第叁場遊戲,第叁場遊戲叫做我要害到你,這場遊戲兩組六女必須一個一個走到海水浴場的軟墊兩邊,然後前方有軟棍,拿起軟棍將對方擊到水裏去就贏了,遊戲共叁場,六女必須分別出來,但如果兩女同時都掉進水裏,就不計分,兩隊有一分鍾可以排棒次,而這次懲罰等等會公布出來。

紅組這邊王晴說:「這場完全是要靠技術、平衡、運氣等叁點,所以只要贏兩場就可以了,但前提是其中一個不能掉進水裏面。」
周采詩說:「這個我們知道,如果是這樣的話,對方第一棒可能派出艾菲出來,所以第一棒就交給我,薇如第二棒,小晴第叁棒。」
賴薇如說:「可以,我沒問題,王晴你呢?」王晴說:「我也沒問題。」紅組排玩棒次後,換藍組這邊。

袁艾菲說:「我的平衡感比較不好,所以讓我排第一棒好了。」’方志友說:「那這樣第二棒讓我來,雖然不保證會贏,但我會盡力。」夏如芝說:「這場只能看我們的運氣如何了。」果然如周采詩所料,袁艾菲是第一棒次,棒次排好後,開始了第叁場遊戲了,首先由袁艾菲對上周采詩。主持人說:「比賽開始。」

比賽開始後周采詩和袁艾菲都走到左右兩邊軟墊,拿起水棍開始互打,周采詩說:「艾菲,剛剛我就在猜你絕對是第一棒,現在我猜對了。」袁艾菲說:「我的平衡感不好,你早就知道了,你也太故意了。」兩人用棍子互打,但又必須保持不掉進水裏。
「阿!」袁艾菲一個腳滑,跌進水裏面,「噗通!」周采詩說:「我們贏第一場了。」

「耶!」好不容易第一場勝利,紅組要這樣一股贏下去,第二場是賴薇如對上方志友,方志友說:「艾菲平衡感不好,並不代表我們會輸。」賴薇如說:「雖然贏一場,但我可沒那幺大意。」拿著水棍後開始互刺對方,雖然在比賽,但水棍刺到胸部還真是會有感覺得。

「喔…..這感覺好奇怪阿…….水棍刺得有點痛…….喔」賴薇如稍微呻吟著,但她知道自己在比賽,「阿!」被刺到大腿後,差一點點滑下去,方志友說:「抱歉,你輸了。」賴薇如說:「這可不見得。」只見賴薇如將水棍往方志友那邊一丟,方志友一個轉身雖然躲過水棍,賴薇如說:「這樣我們就同輸了。」沒想到賴薇如選擇兩個一起輸。

紅組只有一勝,藍組還沒贏,第叁場王晴對上夏如芝,夏如芝說:「我們名模不會輸給你這個演員的。」
王晴說:「我們有時後排戲很敦困難場面都要走,所以這場我們不會輸。」站上軟墊後拿起水棍,「如芝!快輸吧!」王晴拿起水棍後開始胡亂攻擊,夏如芝根本只能躲而已,但軟墊都有海水,太滑站不穩。「阿答!」王晴一個甩棍,將夏如芝打進水裏面。

「這王晴根本是胡亂攻擊,我們居然輸了。」雖然原本藍組就知道這場有可能會輸,但卻沒想到讓紅組落得二勝狀態,主持人說:「紅組連贏兩場,藍組一場沒有,所以紅組獲勝。」周采詩說:「小晴,還好把你放在最後一棒,我們才能贏。」
王晴說:「那是你棒次排得很好,不然我們就不可能會贏了。」賴薇如說:「我也犧牲了我自己,成就紅組勝利。」

主持人說:「恭喜紅組獲勝,現在我們來公布藍組懲罰,懲罰是被舔身體各部位一分鍾。」方志友說:「居然是這幺害羞。」
主持人說:「你都結婚了,應該沒有差別吧!」夏如芝說:「懲罰越來越情色了。」主持人說:「當然,畢竟是深夜節目。」
袁艾菲說:「那我們要找幾個遊客呢?」主持人說:「沒有說明,不過找一個就可以了。」

叁女都各找一個後,接著開始舔了她們叁女的奶頭、大腿、小穴等等敏感又刺激的部位,讓叁女發出呻吟聲,還是在這水上樂園,被一群遊客看著,賴薇如叁人看到臉也都紅了,王晴說:「還好不是我們輸,不然恐怕換我們了。」
周采詩說:「還有其他遊戲,不能開心太早。」王晴說:「也對。」方志友叁女表情改變,臉紅得不斷淫叫著。

「喔喔喔…….奶頭被吸允得好棒,舌頭舔得好舒服阿…….嗯哼………嗯哼……..肚臍舔得好養,好多人在看,丟臉死了…….喔喔喔…..嗯哼…..但是這感覺好爽……棒死了……陰到那邊舔溫柔一點…..太粗暴了……..喔喔喔喔……..嗯哼……丟臉死了…..好多人在看……ㄏㄚ…..阿阿阿阿」

「受不了…..人家養到受不了……..大腿被舔得好奇怪…….腳一直在發抖…..歐歐歐………嗯哼…….大腿被舔得好養,而且舔完奶頭又舔大腿,好奇怪阿…….喔喔喔喔……明明舔奶頭很爽,但舔大腿就好敏感……..嗯哼…….喔喔喔喔…….好養……喔喔喔…….陰道被舔得好養……好棒阿……阿阿阿阿」

遊客說:「這些女模叫聲都好淫蕩,連結婚的方志友都可以叫成這樣,太淫蕩了。」方志友說:「你們還真壞。」
接著遊客將夏如芝大腿打開,整顆頭伸進去陰道那用舌頭繼續舔著陰道,而方志友則是趴下被舔著屁股和屁眼那,袁艾菲則是從奶頭被舔到腋下,遊客說:「這樣玩才爽,才叫懲罰。」

「嗯哼…….你的整顆頭都進來大腿這邊,舔我陰道,好養阿…….阿阿阿阿…….會受不了,會受不了阿…….歐歐歐…….這樣子趴下被舔屁股和屁眼,好丟臉阿…….表情都被其他人看到了…….羞死人了…..怎幺回去面對小孩阿……阿阿阿阿…….嗯哼……好養,腋下被舔得好養…..喔喔喔喔」

叁女分別淫叫著,小穴裏都流出淫水來了,主持人說:「懲罰結束。」懲罰結束後,叁女攤在地上,遊客說:「好滿足阿!」
得到滿足感後,遊客們就離開了。叁女休息了一下後,接下來開始繼續第四場遊戲,第四場遊戲叫做水上摔角,遊戲內容是等下兩女站在水上樂園中央廣場,中央廣場有個大圓圈,只要讓對手脫離圓圈就輸了,一樣叁場,都要輪流下來,至于輸的人則會在廣場上趴在地上,被插小穴一分半鍾。

這次懲罰比剛才還要情色了,兩組都不想輸,賴薇如說:「這次是必須比實力的,我們必須要獲勝,但是這要怎幺排。」
周采詩說:「這個我想對方應該也很難安排,不如我們就直接猜拳好。」王晴說:「也只能這樣了。」叁女猜拳下去,賴薇如輸,排第一、依序是王晴和周采詩,藍組也一樣,分別是袁艾菲、夏如芝、方志友,排好後準備開始。

主持人說:「那先請第一棒就位。」賴薇如和袁艾菲都走到圈圈裏面後,主持人說:「比賽開始。」比賽開始後,兩人互拉對方,袁艾菲說:「我不會輸得。」賴薇如說:「我也一樣。」「阿!」兩人誰都不讓誰,腳逐漸往後退,賴薇如說:「沒那幺簡單。」
袁艾菲說:「你的腳到邊緣了,還是認輸吧!」「阿!」袁艾菲緊抱賴薇如不斷逼她繳退後,但賴薇如就是腳就是不往外面。

「撒!」最後賴薇如沒有力氣,腳還是踏到外面去了,賴薇如說:「艾菲,你的力氣好大。」袁艾菲說:「當然,我都在運動。」
第一場藍組獲勝,接下來換王晴和夏如芝,王晴說:「不要小看我,我是受過訓練的。」夏如芝說:「那就來吧!」比賽開始後,
「沖阿!」王晴立馬將夏如芝用手逼她往後退,夏如芝說:「沒那幺簡單。」

王晴說:「你做什幺?」夏如芝說:「這樣才能讓你淘汰阿!」看到王晴沖過來,夏如芝的左腳故意往後退,讓王晴無法停下來而沖到圈外,夏如芝說:「你太沖動了。」王晴懊惱說:「我居然輸了,現在我們可是連輸兩場。」主持人說:「紅組,等下就算贏了,也只是一勝而已,所以你們要認輸嗎?」周采詩說:「我們認輸。」紅組第叁場認輸,結果是藍組獲勝。

主持人說:「藍組獲勝,照懲罰規定,紅組必須在廣場這邊趴下被人用肉棒插小穴一分半鍾。」紅組叁女走到廣場這邊,然後沒有規定要幾個遊客,所以不是被輪流插,就是固定一個人插而已,遊客說:「賴薇如耶!居然可以插她,真是太棒了。」
另一遊客說:「王晴和周采詩都很正,終于換到她們了。」遊客們非常興奮,肉棒插進去小穴裏面開始緩緩抽插,越插越大力。

「喔喔喔喔……好多人在廣場看我們,都丟臉死了……..阿阿…….嗯哼…….好用力,你們插得好用力阿…….太大只了,你的肉棒太粗了…..喔喔喔…..采詩被你插得好痛阿…….你的肉棒在裏面用力粗暴我…….喔喔喔喔…….嗯哼…….喔喔喔…….在更用力一點……薇如好爽…..被大根肉棒插到好爽阿……喔喔喔喔喔」

「比剛才更猛了…….你的肉棒插得人家小穴好用力阿……..嗯哼…….好痛,好爽阿…….雖然被看很丟臉,但我離不開這肉棒阿……喔喔喔…..嗯哼…….嗯哼……在用你的肉棒繼續插人家小穴……還想要更多阿…….喔喔喔喔…….嗯哼…….好厲害,好猛阿……棒死了……喔喔喔喔」

賴薇如等叁女叫聲比袁艾飛等人還要淫蕩,賴薇如一臉蕩漾,似乎很久沒被插了,遊客說:「你看這周采詩,一插下去就濕了,應該改叫周采溼才對。」周采詩小穴一被插,小穴都濕了,在更用力抽插,然後賴薇如屁股被擡高,遊客肉棒插下去後還壓著她的屁股,直直得用力幹她小穴,王晴則是一腳被擡高,肉棒猛插。

遊客說:「你們看,我將賴薇如騎上去了。」賴薇如說:「好過份,很丟臉,羞死人了。」王晴說:「我的小穴都被人看到了,還這幺多人看著,都不用見人了。」遊客說:「輸了就是要受罰,好好認命吧!」「啪啪!」接著又開始用力抽插小穴了,叁女不斷叫著,讓現場遊客肉棒都勃起,還還其他遊客抽插。

「屁股被壓著抽插,好丟臉阿…….喔喔喔…….嗯哼……..好大根的肉棒,你的肉棒把人家插得好棒阿……..歐歐歐…….嗯哼呀…….好爽…棒死了…..肉棒把人家插得好爽……繼續用力插著…..采詩爽死了……歐阿阿…….棒死了……在給我更多…..還要阿……不要停…..用力幹著我……喔喔喔喔」

「嗯哼……換肉棒插我了…….小晴好爽阿…….繼續幹我,用你們的肉棒繼續來幹我……這是我們的懲罰…….歐歐歐歐…….好棒,好爽阿…..在給我更多…..肉棒好大好棒阿…….喔喔喔喔……被人看著真是丟臉….但人家離不開肉棒…….嗯哼……嗯哼…..歐歐歐歐…..好爽…幹死我了….好棒阿」

叁女被插得爽死了,但懲罰終歸要結束,一分半鍾的時間到了,遊客們都很盡興,繼續接下來的遊戲,不過接下來的遊戲都先讓她們兩組換上比基尼,才能繼續遊戲。六女換上比基尼後,身材更是凸顯出來、還有大腿跟胸部,幾乎都是成正比的,連主持人看到都會動心阿!不過一切還是以遊戲爲重。

第五場遊戲叫做我要抱汽球,遊戲規則很簡單,製作人員會放一顆大型氣球在噴水池前面,兩組人員則都必須去搶那個氣球,限時五分鍾,五分鍾後氣球在誰的手上誰就贏了,輸的人必須受到騷癢、挑逗的懲罰,所以這次比得是團隊默契,看看哪組的默契會比較好啰。

周采詩說:「只有五分鍾,等等我去擋住如芝,你們則是去搶汽球。」王晴說:「那方志友我負責抵擋。」賴薇如說:「我去搶汽球。」有了規劃後,主持人說:「比賽開始。」比賽開始後袁艾菲往前沖,然後變化的是夏如芝和方志友都擋住王晴,周采詩沒人顧,周采詩則是沖去擋住袁艾菲。

賴薇如拿到氣球後趕緊離開,袁艾菲說:「想跑去哪裏。」袁艾菲阻擋賴薇如,並且要搶她的氣球,周采詩則是去阻擋,叁人形成僵持,「阿!氣球飛走了。」袁艾菲一個反手,將氣球打飛,袁艾菲說:「如芝、志友,快去搶汽球。」周采詩說:「原來你們是這樣打算得,先讓我們搶到,再反手將氣球打飛。」

袁艾菲說:「這是我頭腦突然想到的,了不起吧!」賴薇如趕緊去搶汽球,方志友和夏如芝不讓她去搶,王晴說:「我去搶。」
王晴好不容易拿到氣球後,夏如芝說:「快把氣球給我。」夏如芝趕緊跑過去,但地上都是水,不能跑太快,賴薇如往另外一邊爭奪,王晴將氣球丟給她,賴薇如右往其他方向跑。

周采詩說:「薇如,不要讓她們抓到。」賴薇如說:「我知道。」賴薇如往廣場跑過去,袁艾菲說:「我不會認輸得。」
賴薇如說:「艾菲,你知道我爲什幺會選擇廣場中央跑來嗎?」袁艾菲一步步走去廣場中間說:「因爲你無路可走了,遊戲範圍只在這裏而已。」

「嘩啦!」中央噴水池噴起水來,而且包含廣場範圍都噴起水柱來,賴薇如說:「剛剛我就再算在水池噴起來的時間,我往這邊時後差不多要到了,所以我才孤注一擲,往這邊跑,結果還真的猜對了。」袁艾菲得路完全被這噴水池的水擋住去路,再往前只會被水往臉上噴,到時候只會讓視力更模糊,賴薇如再往其他方向逃跑。這時候主持人說:「時間到。」不知不覺五分鍾已經到了,最後球在賴薇如手上,所以紅組獲勝。

周采詩說:「我們居然贏了。」王晴說:「這都是薇如得功勞。」賴薇如說:「若沒有小晴把球丟給我,我也不可能會贏。」
袁艾菲說:「抱歉,是我輸了。」方志友說:「不要太在意,我們也盡力了。」夏如芝說:「對阿!輸贏不重要,我們努力過了。」
主持人說:「我很佩服你們沒把輸贏看得很重要,但還是要受罰,搔癢、挑逗各一分鍾。」

叁女站在廣場上,遊客們有製作單位給得一些搔癢道具,不然就是用手指去挑逗她們的大腿、腳趾頭等身上各部位,袁艾菲被用手指挑逗大腿和腳趾頭著,身體不自覺發抖著,腳也站不穩,方志友則是被用牙刷挑逗胸部這邊、夏如芝是被騷癢小穴和屁眼,還是用筷子去小穴裏面刺擊她,還用筷子再小穴摩著。

「嗯哼……好養…..大腿,受不了…..腳趾頭也好養……..嗯哼…..阿嘶……..我的胸部被牙刷這樣玩弄著…….喔喔喔……好養,好奇怪阿…..筷子再弄我屁眼……好痛阿……還用小穴摩筷子…….這樣人家會受不了…….我快受不了,大腿被用手指搞著……歐歐歐…養死我了….嗯哼……嗯哼」

遊客說:「看看袁艾菲,大腿被挑逗成這樣,表情看起來一百分。」另一遊客說:「方志友也一樣,牙刷搞得她胸部,表情很蕩。」
遊客說:「夏如芝才是表情中的淫蕩臉,明明很爽卻都不說,只會說她養死了,很奇怪而已。」遊客們一個個用淫語去形容叁女,讓叁女都很害羞。

「好壞,你們這幾個遊客太壞了…….就真得很癢…….喔喔喔喔……..嗯哼…….受不了,大腿一直在發抖著…….ㄜㄜㄜ…….不行,好多人再看阿……喔喔喔…..筷子一直刺我屁眼……阿阿…….嗯哼……..會受不了….筷子插得好痛阿……喔喔喔……胸部快被牙刷磨得好奇怪……奶頭都硬起來了…..喔」 主持人說:「一分鍾時間到。」懲罰時間結束。

叁女才放鬆下來,袁艾菲則是還在驚恐大腿被挑逗的畫面,腳一直縮著,接下來進行第六場遊戲,第六場遊戲叫做官兵抓強盜,遊戲很簡單,等等會有兩張牌子,各組派一個出來抽,兩張牌分別是官兵和強盜,抽到官兵的那一組則就必須去抓強盜那一組,官兵至少要抓到兩個才算贏,抓到一個或者時間到沒抓到都算輸,時間只有十分鍾,活動範圍在大型泳池和冷泉區這邊,畢竟是連結起來的,輸得那組懲罰先不公布出來。

知道遊戲規則後,由賴薇如和方志友去抽牌子,各抽一張後,打開一看,賴薇如說:「我抽到強盜。」「那我是官兵。」方志友藍組是官兵,所以她們必須去抓紅組的人,王晴說:「等等我們要分散開來比較好。」周采詩說:「我也覺得是這樣,聚在一起反而死得很快。」賴薇如說:「那我們叁個必須要往這兩個方向躲起來。」

藍組這邊,方志友說:「照這個遊戲來說得話,我覺得她們應該會散開來,要讓我們找不到,所以我們要有策略出來。」
夏如芝說:「換做是我,我也會這樣做得,只是等等我們還要閉上眼,讓她們先逃跑十五秒才能開始抓,這才是難題。」
袁艾菲說:「在怎幺散開,只能在這兩個地方活動而已,大大縮減了很多,只怕會混在人群裏面,這才是難題。」
方志友說:「這個只要往一些大家會玩的地方去找,應該會找得到,但我沒什幺把握。」
夏如芝說:「只能賭一睹了。」兩組都在討論著策略。

主持人說:「藍組先閉上眼睛,要先讓紅組去躲藏,紅組,你們只有十五秒的時間。」紅組點點頭,藍組閉上眼睛後,紅組馬上散開來,尋找各自地方躲起來。「十叁、十四、十五。」十五秒已到,藍組開始去找人了,夏如芝說:「我去冷泉區那邊看看。」
袁艾菲說:「那我跟志友就在大型泳池這邊搜索,我們只有十分鍾。」兩女都點點頭,于是分開尋找。

夏如芝來到冷泉區這邊後,這邊共有叁個冷泉池,賴薇如看到後暗想:「想不到她們也散開來,我要好好藏著,不能被抓。」
賴薇如慢慢移動到遊客們後面,夏如芝在這尋找著,忽然看到一雙腳跟身體是不協調的,想著:「怎幺會有人用這姿勢,確認一下好了,最多只是誤認,到個歉就好了。」

夏如芝往另外一邊過去看,「哈啰!」忽然拍著肩膀,賴薇如下意識轉頭,歎氣著:「你居然會往另外一邊來抓我,我大意了。」
夏如芝說:「是你自己移動得時候,腳沒有縮起來,我只是賭那機率而已。」賴薇如說:「是我大意了。」賴薇如被抓後,剩下兩個。接著在大型泳池這邊袁艾菲跟方志友兩人尋找著王晴和周采詩的行蹤,但這邊人群更多,還有小孩子,方志友說:「這樣太多人了,根本找不到人。」袁艾菲說:「不要氣餒,一定會找到得。」兩人繼續尋找著,接著袁艾菲不曉得看到什幺,于是說: 「采詩,我看到你了。」周采詩一愣說:「我只是幫一個小妹妹撿球而已,這樣也會被抓到。」

賴薇如和周采詩相繼被抓到,已經抓到兩個,王晴也不用在躲了,主持人說:「只有四分鍾時間,藍組就抓到兩個人了,這場由藍組獲勝,紅組要進行懲罰。」周采詩說:「不曉得懲罰是什幺?」主持人說:「製作人員會帶你們去一間小木屋,到了就知道了。」
紅組覺得有點困或加緊張,到現在還不知到懲罰是什幺,只能跟製作人員走了。

到了小木屋後,裏面有叁個黑人,周采詩說:「這叁個黑人爲什幺會在這小木屋裏面?」製作人員說:「因爲你們要跟他們做愛。」
黑人一號說:「哇!這叁個女的超正點的,發我們來就是要懲罰她們的嗎?」「是得,沒錯。」製作人員說著,然後就離開了。
王晴說:「跟黑人做愛,這還是第一次阿!我好緊張阿!」黑人二號說:「不用緊張,一下子就會爽了。」

叁個黑人一人抓一個後,周采詩驚恐說:「你們想做什幺?」黑人叁號說:「做愛阿!這是你們的懲罰。」雖然知道懲罰,但對方可是黑人,這還是第一次跟黑人做愛,王晴叁人都被壓在床上後,黑人一號說:「先讓她們幫我們肉棒含大一點,插下去才爽阿!」
黑人露出肉棒,將叁女強壓著頭含下去。

「嗯哼……..嗯哼……..黑人的肉棒味道好難聞……毛都好粗好黑阿……..嗯哼……..太粗暴了,你們太粗暴了……..嗯哼……..嗯哼……嗯哼」

邊含邊呻吟著,接著黑人二號說:「含的可真大,接下來就插下去了,我們不客氣了。」這叁個黑人好像沒看過台灣女人一樣,看到賴薇如叁女,表情都一臉淫色樣,彷彿真的要好好的操她們的小穴,「啪滋!」叁女都被各種不同姿勢插進去後,黑人叁號說:「小穴一下子濕了,看樣子你們很渴望阿!」周采詩說:「才沒有。」黑人二號說:「是嗎?等等就知道了。」開始抽插。

「阿阿阿…….黑人的肉棒太大根了…….嗯哼……..小穴被插得好痛阿…….輕一點阿….小穴很容易崩壞的……阿阿阿阿……歐歐歐……嗯哼…..不行,速度太快了……拜託你們輕一點…….喔喔喔喔…..好痛,好粗暴阿……喔喔喔喔…….嗯哼…..采詩會受不了阿…..薇如也一樣…..太….粗暴了」

「阿阿阿阿……喔喔喔……嗯哼…….肉棒好大好粗,小穴被插得好痛阿…….小晴受不了,會出血的阿…….歐歐歐歐…..嗯哼……好強烈的抽插…..嗯哼…….好粗好大根阿……好用力阿……慢一點…..太快會受不了….嗯哼……嗯哼……喔喔喔喔……太用力了…..太過用了阿….阿阿阿阿阿」

黑人一號說:「你們看看叫得多騷蕩,說我們插得太用力,受不了。」黑人二號說:「就是說,很想要卻說我們太過粗暴,口是心非阿!」賴薇如說:「你們真得太粗暴了,小穴會崩壞的。」王晴說:「求你們輕一點。」黑人叁號說:「就看看你們的表現啰。」
黑人一號將周采詩推到沙發上,讓她趴著被抽插,王晴則是雙腳被打大開,肉棒直接硬插進去,賴薇如腳被擡起來狂抽插。

「嗯哼……不行,肉棒變得好硬阿…….小穴被插得好痛,硬死了……嗯哼…….喔喔喔喔……人家會受不了,拜託你們不要那幺用力阿…..會壞掉的…..好痛,采詩好痛阿……喔喔喔喔……不行…..阿阿阿阿…..歐痛死了……黑人的肉棒太大太硬了……歐歐歐…嗯哼….太過粗暴了阿…..喔喔喔」

黑人的抽插技術畢竟跟台灣男人不一樣,他們只懂得享樂,不懂惜玉,搞得賴薇如叁人小穴被插得很痛,一臉爽的表情都沒有,黑人也沒有去管她們的感受,只是一昧的用淫語辱她們,讓叁女不知道該怎樣說,只能淫叫而已。

「嗯哼…….好痛,痛死人了阿…….歐歐歐…….好快,抽插速度太快了…….嗯哼……..嗯哼…….阿阿阿阿……..你們的肉棒太硬了,我們小穴快被插壞了…..喔喔喔喔……嗯哼……受不了,我們快要受不了了阿……..喔喔喔…..這樣直直硬插進來…..真的會受不了…..阿哈阿哈…..喔喔喔」

「好痛,拜託你們輕一點阿…….喔喔喔喔……嗚呼…..嗚阿阿……小穴好痛,你們的肉棒插暴了我們的小穴阿…..痛死人了…..嗯哼….歐歐歐…..不行,會受不了,太激烈,抽差太快了阿…….呼嗚嗚…..歐歐歐……受不了,人家受不了的阿……喔喔喔喔……ㄜ阿….好痛…我快去了阿…..喔喔喔」

王晴被插得一直叫,黑人二號說:「爽吧!」王晴說:「才..沒有,好痛阿。」「哼!」黑人冷哼一聲,拉起王晴的手,肉棒不斷插暴著小穴,讓她不斷叫著,黑人一號說:「繼續叫,你們越痛,我們才幹得越爽阿!」周采詩說:「你們好壞阿!」接著肉棒又開始「咖咖擦擦」插撞著。

「嗯哼…….嘶阿阿…….好痛,小穴越來越痛了,人家受不了阿…..喔喔喔喔…….好用力,太過用力了阿….受不了,我們會受不了阿….拜託你們輕一點…..喔喔喔喔…..嗯哼……會死人的…..阿阿阿……不要…..不行,要去了……我們要去了……嗚呼哀阿…..歐歐歐…..去了..高…潮了」

叁女沒多久都被黑人插到高潮,高潮後黑人就離開了,叁女就昏睡在床上了。接著另外藍組成員,夏如芝等叁女吃完慶功宴後,回到房間休息,方志友說:「你們覺得紅組得懲罰會是什幺?」夏如芝說:「看了這幺久的深夜,最後都是做愛了。」
袁艾菲說:「對阿!她們應該是做愛了,那我們應該可以休息了。」

「碰!」正當叁女準備休息,門一撞開,出現叁個猛男,袁艾菲說:「你們叁個是誰,我們應該沒有較猛男服務。」
猛男一號說:「製作人員說,藍組勝利,叫我們來恭賀你,獎品就是用我們肉棒插暴你們的小穴。」
方志友說:「這…太過突然了。」夏如芝說:「就是說。」

但是叁位猛男根本不理她們,一人一個直接把她們丟在床上,然後肉棒直接插下去了,叁女措手不及,雙手也被壓住,肉棒逐漸開始抽插她們小穴了,叁女開始發出叫聲來。

「太突然了…..阿阿阿阿……我們沒有準備阿…..喔喔喔……..好大根的肉棒,小穴被塞滿了…..插得好用力,艾菲會受不了阿……ㄜ阿….歐歐歐……好大根,比我老公還大根,志友被幹得好爽好棒阿……在用力幹我,用你們的肉棒繼續用力幹著我……好棒…..好爽….在更用一點……喔喔喔喔」

「嗚呼阿阿…….嗚歐歐……好大根,好粗的肉棒阿…….如芝小穴都流出淫水來……好棒…….喔喔喔喔…..嗯哼……嗚呼歐阿……用力一點,在更用一點…….讓人家更爽……小穴還要更用力…..插暴小穴阿……喔喔喔喔……在更用力一點…..幹得更用力一點…..阿阿阿….嗯哼…….好刺激….好激烈阿」

猛男一號說:「我們的肉棒把你們這叁個幹得很爽,一直淫叫,尤其是袁艾菲,又是宅男女神,叫成這樣,粉絲都會想幹你的。」
袁艾菲說:「誰叫你們的肉棒這幺粗,把人家小穴幹的好爽,我們當然會叫不停阿!」
猛男二號說:「那方志友,是有老公的人了,被其他男人幹,沒關係嗎?」方志友說:「沒關係,人家好想要。」

接著叁個猛男交換插其他人,夏如芝說:「換肉棒了,跟剛才得肉棒一樣粗,插得人家好爽阿!」
猛男二號說:「夏如芝,名模一個,在床上也是個蕩女。」猛男叁號說:「袁艾菲也一樣,女人在床上就變成蕩婦了。」
一人一句淫語,讓叁女有點羞,但面對這幺粗壯的肉棒和身材,她們也很享受著。

「阿哈…..呼呼呼…….在繼續用肉棒幹我,人家還想要,想要你們的粗肉棒阿……..志友還想要被幹,用你們的肉棒繼續幹我…..歐歐歐歐…….太用力了,艾菲的小穴被幹得好用力…….爽死人家了……喔喔喔…….阿阿阿阿……給人家更多,不要停止阿…..我們會受不了的阿」

「喔喔喔喔喔…….好爽好棒阿…..我們真是下流…..被這幺粗壯的肉棒幹著,居然會這幺爽…….技術又這幺好,猛男的技術都好棒….喔喔喔……好爽好棒阿……繼續幹我小穴,幹那淫蕩的小穴阿…….喔喔喔……棒死了……好爽好棒阿……在用力幹我們…..好棒阿……嗯哼…..好棒…..幹得好用力阿…..喔喔喔」

叁女被猛男插得叫得很淫蕩,表情也非常爽快,似乎從來沒有被這幺大、這幺粗得肉棒插過,所以小穴完全把肉棒夾在裏面,不讓肉棒出來,加上猛男技術又很好,把她們幹得非常下流,叁女每一個都是不同姿勢,肉棒都「啪啪」的聲音抽插,淫水跟精液也流出來,甚至還尿出來。

「阿阿阿…….好棒,好哥哥們,在用力幹如芝……好爽好棒阿……歐歐歐……嗯哼…….好哥哥們,用粗壯的肉棒繼續插我們,不要停下來…..我們好想要阿…….喔喔喔喔……嗯哼…….喔喔喔喔…….在用力幹我們……粗壯肉棒頂到我得深處了…..爽死了阿」

「嗚呼……喔喔喔喔…….爽死我了,在更用力幹我阿……好想要更多,不要停止阿…….喔喔喔喔……爽死我們了,肉棒在用力幹下去…..換了肉棒,插得更裏面了……喔喔喔……阿阿阿……爽死我了……在更用力一點幹…..好棒,好用力阿…….爽死了…..要去了…..我們要去了…….去了…..高潮了」

叁女被插到高潮後,精液都射在外面,夏如芝等叁女也被幹到沒有體力再繼續了,于是叁個猛男就離開了。隔天早上,在飯店門口外,主持人一如往常詢問說:「昨晚還玩得開心嗎?」 「開心阿!」藍組叁女昨晚被幹得非常爽,當然開心。
反觀紅組,被叁個不懂憐香惜玉的黑人幹的小穴非常痛,早上還差點起不來。

賴薇如說:「主持人,以後懲罰請不要找黑人,他們實在是用得太痛了。」主持人說:「好,這一點會改進的。」
經過昨天的遊戲後,大家也累了,于是製作單位派車送她們回家,深夜節目到此結束,請繼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