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97无码超级碰碰碰免费视频【不死淫女传奇】【五】【 作者:肉包子打猪】【 全文完】

精彩内容:



只是美美和藍焰那副被男人滋潤過的成熟酮體卻並非衣物能簡單屏蔽的,菱萱的身材對她們來說可謂單薄,于是對菱萱來說舒適的牛仔褲與T恤,在兩位美女身上就成了性感的緊身衣。

  牛仔褲緊緊得包裹著她們挺翹的屁股,褲裆的中線勒得緊緊的,把大陰唇分開,緊貼著蜜穴,擠壓著陰蒂;兩對乳房一個巨大一個略小,但都是美妙的巨物,迷人的乳頭在被海水浸濕的T裇上頑強的挺立著。

  淫蕩而美麗的女人,這些致命的尤物,恐怕不論她們是否穿衣服,或者穿什幺衣服,都不會忘記展露她們性感迷人的一面,也不會忘記從這些衣著中獲得哪怕一絲一毫的性快感。

  不過這對她們來說,已經是很正式的著裝了。

  藍焰一直有些異常的臉色,此刻得到了緩和,她單腿跪下向美美施禮:「多謝姬美嫣大人救命之恩,藍焰願爲奴爲仆,爲大人終生效命……」「你竟認得出我?」美美——即姬美嫣詫異道,轉而恍然:「也是,出身聖女門,卻比淫女門弟子更爲淫賤的,天下除了我還有誰呢?」姬美嫣一臉的悠然,現出幾分得意之色。

  「姬美嫣?!」楊巨一臉的驚駭,瞪了半天姬美嫣:「你就是那個……想不到,真是想不到……」「怎幺了?難道你開始討厭我了嗎?」姬美嫣伸出玉指挑著楊巨微微發青的下巴,目中柔情無限。

  「我……我不知道……」楊巨別過頭,看了眼藍焰,他突然發現,對于面前這兩位共同經曆過生死的美貌女子,他都沒有徹底了解,現在看去,除了那絕美的容貌似曾相識,一切都宛如霧中。

  「唉……就此一別,但願今後……」楊巨轉過身,決然,然又無法下定決心,話只是說到一半,便轉向菱萱問道:「你要與我同行嗎?」「啊?我?不了,我還要找人。」菱萱對方姬美嫣的真實身份根本無法接受,直到楊巨詢問才回過神來。

  「罷了……」楊巨也察覺自己唐突,伸手掐訣,施道禦水乘風訣,便踏浪而去了。

  姬美嫣向藍焰笑道:「想來你也猜到他的名字並非如此不雅。」藍焰笑道:「那是自然,他長得與他的父親當年一模一樣,不然我怎幺可能幫他。」「那你可要去追他?」姬美嫣伸手揉著藍焰的巨乳,柔軟的乳房在她秀美的手中變換形狀,比水更有柔情。

  「嗯……」藍焰哀怨的看著姬美嫣,俏臉緩緩前移,紅唇貼上了姬美嫣的圓潤的耳珠:「一切……全憑主人的意願……」「小騷貨,去吧……」姬美嫣猛的跳開,狠狠的往藍焰的肥臀上抽了一巴掌,藍焰渾身一顫,褲裆竟濕了一大片。

  「啊……謝謝……主人的恩典……賤奴這就去了……」藍焰呻吟著媚笑,隨著楊巨離開的方向去了。

  「您……您真的是聖女門的前輩?」菱萱還是不能相信。

  「淫女門前任門主,沈魅,帶著四大淫獸叛離淫女門,因此聖女門才能順利的攻下淫女門;方才那女子,藍焰,有她的幫助,我才能逃出淫女門布下的百鬼陣。淫女門的女子溺與情愛,聖女門的女子卻斬斷情絲。你認爲世界上真的有絕對的事情嗎?」姬美嫣並沒有直接回答菱萱的問題。

  菱萱默然,自己與詩涵不也是違背兩個門派的宗旨嗎?她們本應該是敵對的雙方,現在卻仿佛成了百合版的羅密歐與朱麗葉。

  「好孩子,不說這些……」姬美嫣做到菱萱身邊,輕撫著她的秀發,像慈愛的母親,柔聲道:「你說要找人,或許我可以幫上忙。」「嗯……」菱萱乖巧的應著:「我在找一個叫做詩涵的女孩子……」「詩……詩涵?!」姬美嫣低呼了一聲。

  菱萱一愣,驚喜問:「師,師祖,您知道詩涵在哪?」姬美嫣強笑一下:「我們以姐妹相稱吧……那個詩涵,是不是很可愛,胸部很大的女孩子,而且她的身體還敏感得出奇?」「您見過她?」菱萱滿懷著希望,卻不知她的希望就要被打成碎片。

  「你先稍等……」姬美嫣閉上雙眼,放出神識,感知不久前她剛逃出的那艘遊輪,卻找不到半點蹤迹。

  「唉……對方已經隱匿了行蹤,如果藍焰還在的話,或許能有方法找到。對不起……」「到底發生了什幺事情?」菱萱擔憂之色溢于言表。

  姬美嫣輕輕的抱著菱萱,金色的真氣撫慰著菱萱,用令人沉靜的語調述說這些日子發生的一切……第九章藍色欲望之一

  虛不渡是虛符門最傑出的弟子,沒有之一。

  他的父親虛天羅亦是虛符門中最強大最正直的執法長老,同樣沒有之一。

  但父子倆的命運竟驚人的吻合,遇上同一個淫女門的女子,藍焰。

  父親拒絕了藍焰,與父親長相無差的兒子能否渡過同個難關——或許這是個難度更大的關卡,畢竟淫女門女子的魅力總是隨著時間的增加而增加。

  虛不渡不抽煙,不喝酒,不近女色。

  和姬美嫣在一起的時候,姬美嫣用盡方法誘惑他,也沒有讓虛不渡屈服,可是現在,當他發現姬美嫣和藍焰一直沒有對他坦誠相待的時候,他突然想找一個女人盡情的發泄,他要抽最嗆的煙,喝最烈的酒。

  若非藍焰及時出現,虛不渡便沉淪了。

  香甜的唇舌如陳年的酒,堵上虛不渡的嘴,令他沉醉,藍焰擁著虛不渡逃離了穿著暴露濃妝豔抹的紅燈區。

  虛不渡是虛符門最傑出的弟子,沒有之一。

  虛不渡不抽煙,不喝酒,不近女色。

  虛不渡十二歲那年第一次除魔衛道,那是一個被淩辱的女人,虛不渡殺了殘暴的男人,從那之後,他唯一的發泄方式就是看女人被淩辱,特別是淩辱女人的對象是女人自己的時候。

  因此,虛不渡是虛符門最傑出的弟子,沒有之一。

  因此,虛不渡不抽煙,不喝酒,不近女色。

  虛不渡醉得渾身無力,他知道又上了藍焰的當,心裏恨恨的,卻只能任由藍焰帶著離去。

  「诶喲!這不是藍焰師姐嗎?怎幺還帶著個男人?師姐你犯花癡呀?」聲音很好聽,說話卻難入耳,虛不渡發現最近運氣太背了,遇上的女人怎幺一個個都那幺壞!

  高跟鞋踢踢踏踏,由遠而近,在黑夜中向兩人靠近。

  「糟了!」藍焰趕緊靠牆,卻將虛不渡護在了身後。

  虛不渡心裏一熱,臉上卻更冷,道:「用不著裝模做樣,我還不知道你是什幺人幺?」藍焰聲音一噎:「你……怎幺……」

  「二師姐,居然動情了呢!可是,人家似乎看不上你呀……」另一個聲音,同樣冷酷。

  「這有什幺奇怪的?誰不知道淫女門的弟子淫賤無比,天下的男人又不是呆子。」第一個聲音道。

  「嘻嘻,這幺說,是二師姐自作多情咯?還真是有趣呢!」「二師姐好可愛……」一個柔柔的聲音。

  「主人說得很對呢……」這是個充滿磁性的暧昧女聲。

  「今天真是好機會呢,無論二師姐還是這個男人,似乎都很可口……」一個陰冷略帶嘶啞的聲音道。

  「閉嘴!」藍焰著急道:「黃泉,你這個瘋子……」「哈哈……」黃泉瘋狂的笑著:「我已經等不及了,要好好的玩弄你們的冰涼的屍體呢!」「黃泉師姐,這樣不好吧……人家好喜歡二師姐呢……」那個柔柔的聲音發出了反對。

  「白癡!」黃泉怒道:「死人最老實了,怎幺玩不行?!」「嗚嗚……」那個柔柔的聲音哽咽了,那充滿磁性的暧昧女聲立即道:「黃泉,你似乎也活膩了呢……」「橙玉,是在向我發出挑戰幺?」黃泉似在冷笑。

  「我說……」起初那冰冷的聲音道:「幾位,還是先處理獵物,之後在決定怎樣分配吧!」「紫欣,你還是那幺喜歡發號施令呢……既然如此,橙玉,麻煩你了。」「嗯,橙玉,那你開始吧。」柔柔的聲音道。

  橙玉順從的柔聲道:「明白了,主人……請各位一起出手吧……」話音落下,首先是橙色的光,然後綠光、青光、紫光、黃光先後閃現,照亮了它們的主人,這是五名或美豔或可愛或知性或冷豔的美女!

  但此刻卻非欣賞美女的時候,五道各色光芒在橙玉的指揮下飙向藍焰!

  藍焰身後就是虛不渡,她已是無法可躲!

  虛不渡眼睜睜的看著那五色光芒正中藍焰的胸口,他驚呆了,他知道憑藍焰的能力是絕對能躲過這攻擊,但她卻沒有躲,這是爲了保護他幺?

  藍焰在五色光芒的直射下,身體已經僵直,跟著五色光芒一頓,卻往回收了回去,一個藍色的光團被五色光芒緩緩的帶出了藍焰的身體。

  藍焰表情滿是痛苦,她想要掙紮,又哪裏強得過五名與她同樣強大的淫女的合力呢?

  那藍色的光團終于被完全抽離,五色光芒也脫離了藍焰的身體,藍焰渾身脫力軟倒在地,渾身的力氣只足夠讓她回頭對虛不渡抱以抱歉的微笑,隨後就閉上了雙眼。

  虛不渡頓感天崩地裂——這女人,是真心的對自己幺?

  「封!」橙玉低聲吟道,手中多了一個精致的瓷瓶,五色光芒合力將藍光推入瓷瓶中,隨著橙玉聲落,藍光被封入瓶中,五色光芒各回各女體內。

  虛不渡一眼便知,那瓷瓶上畫滿了封印符咒,不論那藍光是何物體,想要自行脫困幾乎是不可能了……「想不到二師姐動了真情,否則不可能爲了保護這小子讓我們封住了元神之力。」紫欣冷笑道。

  那柔聲細語的女子道:「藍焰師姐真是太可愛……橙玉,好了嗎?」橙玉是那知性女子,她貼上最後一道封印,這才趕緊回道:「報告主人,玉奴已經完成封印了。」「橙玉最厲害了……」柔柔的女子抱著橙玉歡呼道。

  往下的對話虛不渡已經聽不到了,他此刻已經急火攻心,暈厥過去,若是讓他聽到這幾名女子的對話,恐怕又要大罵女人心海底針了!

  「哼哼……」冷言冷語那女子檢查了一下虛不渡,擡頭笑了:「這小子暈過去了。」「呼……」柔柔的女子松了口氣:「人家的表現怎幺樣?好緊張呀!」橙玉收好了瓷瓶,如母親抱著孩子似的把柔柔的女子埋進雙峰:「沒關系,沒關系……青紗主人表現的最棒了!」「好了好了……」紫欣的表情也自然許多:「難得相聚一次,大家就陪二師姐玩個盡興吧!」「吾真是想殺死二師姐呢……」黃泉撫著腰間的短刀,一臉陰冷。

  「你這個變態!戀屍狂!爲什幺不自殺算了?」「綠婉,你這嗜好屎尿的家夥居然敢說我是變態?」「哼,不過是變態對變態罷了。」橙玉一邊哄著青紗,一邊客觀的做出評價。

  「你說什幺?」黃泉和綠婉惡狠狠的扭頭瞪著橙玉。

  青紗感到殺氣,脫出橙玉的懷抱,伸手把橙玉護在身後,大聲說:「不許你們欺負橙玉!」「*$%^@$%@*$^*%^$%@ !!@ ……」

  「(……&#@ ¥#@」

  「%……」

  ……

  ……

  ……

  「嗖——啪!」一聲鞭子的脆響。

  「閉嘴!!你們這些賤奴!!!」紫欣揮舞著數米長的黑色皮鞭,獅吼道。

  四女頓時啞火,本能的躲到一邊,小心翼翼的看著發飙的紫欣。

  紫欣掃了四女一眼,微微有些臉紅,她默默的卷起皮鞭,嘀咕道:「人家要改過自新,當個普通女人的,你們何苦逼我……」「呵呵……對了,紫欣,你的孩子最近學習還不錯吧……」橙玉轉移著話題。

  「唉,別提了,就知道玩兒……」紫欣回過神來,嗔道:「別想轉移話題,我跟你們說啊,二師姐要我們幫忙,大家都提起精神,不許馬虎,這七天時間裏,一定要給二師姐最高的享受,同時要讓這傻小子對我們二師姐産生興趣……」「應該挺簡單的吧?」綠婉說:「二師姐不是說這小子喜歡看女人被淩辱嗎?」「沒錯,這傻小子已經因二師姐被我們擒住而對二師姐産生了愧疚之心,只要把二師姐淩辱得越慘,這傻小子就越覺得對不起二師姐……我只是擔心這小子太小氣,覺得對二師姐虧欠太多,將來避而不見就麻煩了。」橙玉分析道。

  「嗯……還是把他們殺掉,這樣最方便了……」黃泉沉吟。

  「唔?」紫欣瞥了眼黃泉,黃泉立刻四處張望。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總之,首要任務就是讓二師姐爽翻天噢!」青紗揉著腦袋,迷糊的說。

  「咳……」紫欣做了總結:「好吧,那幺就這樣決定。你們帶起二師姐和這傻小子,跟我來……」紫欣轉身,扭著水蛇般柔軟的腰身,帶著身材同樣妙曼的其它幾女,走向了黑暗……*****我*是*無*恥*的*分*割*線*****

  第一天。

  十多平米的毛坯房,虛不渡站著被捆在裏面。

  虛不渡昏昏沉沉的睜開黯淡無神的雙眼。

  他感到渾身無力,于是加倍的用力,發現渾身都被黑色寬皮帶束縛在鐵架上,丹田調不起半點真氣,渾渾噩噩的仿佛身處渾水之中身上還綁了幾十斤的鐵砣子。

  無力的掙紮後,讓渾身無力的他更加虛弱,他茫然的看著四周,忽的發現眼前似有人影晃動。

  虛不渡的目光透過玻璃,努力看清那些女人。

  六個女人。

  很好區分。

  從她們的發色就能看出,宛若彩虹,卻獨獨缺了紅色。

  每一個女人都是花容月貌,卻沒有絲毫的雷同,無論單獨見到哪一個都覺得她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那紫色卷發的女人似乎爲首,她身穿黑色的皮裝,緊身的連體超短裙,上勉強擋住乳暈,下堪堪擋住淫穴,修長的美腿上套著延伸至大腿的黑色高跟高筒長靴,白皙的玉臂上同樣戴著緊包至上臂的黑色皮手套,她的手上不斷揮舞著黑色皮鞭,不知在抽打著什幺。

  綠色披肩發的女子是位白衣天使,美腿上卻穿著誘惑的黑色絲襪,和黑色高跟鞋,她站在紫發女子的身邊,臉上似有種神聖的光彩。

  那名青發的女子身穿可愛的水手服,純潔的小襯衫,飄揚的黑色百褶裙,她緊緊抱著身旁橙發女子的手臂,像個天真的女學生。

  橙發女子秀挺的鼻梁上架著黑框眼睛,長發幹脆的盤在頭頂,身穿深色豎紋職業套裝,充滿了知性美。

  黃發女子穿著緊身牛仔褲和小背心,雪白的腹部亮得耀眼,曲線美得驚人,她站在人群中,卻冷豔得似天地間只有她一人。

  最後,是那藍發的女子。

  幾名女子適時的閃開,虛不渡終于看到紫發女子不斷揮舞的皮鞭一直在抽打的對象。

  就是那藍發的女子。

  她渾身赤裸,在鞭影中掙紮著躲避,每當她將要躲開鞭子抽打的範圍,就會有一名女子把她踢回鞭影之中。

  虛不渡突然覺得那些人有些眼熟。

  他用力晃了晃發沉的腦袋,記憶頓時如潮水般湧上心頭。

  那藍發女子不正是約定好了在淫虐大賽中內應的藍焰嗎?那不正是與姬美嫣對他有所隱瞞的藍焰嗎?那不正是在他即將沉淪之際,將他拉出紅燈區的藍焰嗎?

  那不正是爲他擋住五色光芒的藍焰嗎?

  那五名正在淩辱藍焰的女子,不正是攻擊他們的人嗎?

  藍焰帶著歉意微笑的畫面浮現在虛不渡眼前,「啊!!——」虛不渡痛苦得大叫,他再次努力的掙紮。

  依舊無果,虛不渡頹然泄氣。

  猛然的,虛不渡想起藍焰是淫女門弟子,這點淩辱對她來說,根本算不得什幺,但又突然想起,藍焰的元神之力已經被人封印,此刻的藍焰跟普通女子根本沒有差別……五名女子似全無聽到虛不渡的呐喊,虛不渡也聽不到她們蠕動的口型所發出的聲音,就連藍焰仿佛痛苦嘶吼的聲音也半點透不進這裏。

  虛不渡還不知道,這裏不但完全隔音,就連那玻璃窗也是單向透光……「怎幺樣啊?二師姐,被這樣鞭打,很舒服吧?我可是對你的淫賤體質印象深刻呢!」紫欣一邊快速鞭打藍焰,一邊高聲笑道。

  藍焰一身媚肉隨著紫欣的鞭打甩來甩去,渾身滿是深紅色的鞭痕,失去元神之力,她跟普通女人沒什幺區別,在這樣高強度的鞭打之下,只能拼命的躲閃和哀嚎。

  「啊!求求你,師妹,住手吧……啊……饒了我呀……」藍焰痛苦的嘶喊著,正好看到一道鞭影晃動,藍焰光著身子在地上一滾,想要避開那一鞭,想不到才滾到一半,就被綠婉一腳給踹了回來。

  橙玉笑道:「二師姐,不用擔心噢。那傻小子的房間是完全隔音的呢。」藍焰聽橙玉提起虛不渡,臉上紅暈一閃而過,卻在紫欣的鞭打下,呻吟道:

  「小騷妮子,那幺久才告訴我,害我裝了大半天……紫欣,在用力些呵……嗯!

  好痛呢,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啊……」

  綠婉呵呵直笑,跟紫欣說:「紫欣師妹,你看,二師姐都特意露出她的騷奶子和騷逼了,你還不快些打?」紫欣嬌笑一聲:「還用你教我幺?」說罷一連叁下,分別點在藍焰的乳頭和陰蒂上。

  「啊!……好!……爽啊……」藍焰身子一弓,魚一樣在粗糙的地面上蹦,渾身顫著,一股金色的尿液噴出尿道。

  「好你個騷貨,居然敢隨地大小便?!」紫欣笑著,一鞭准確的抽到藍焰的尿道口。

  方才藍焰的身子還向後弓著,這一鞭下去,她的身體立刻就向前縮成一團。

  可漏出的尿卻更多了,那一鞭抽得她尿道痛極,卻又酥又麻,電流似的從尿道口竄進膀胱,她雖本能的收緊括約肌,但身體卻像不是她的,任由尿液失禁了。

  「嗚嗚嗚……」藍焰連呻吟都似打起擺子,牙齒震得仿佛身處冰天雪地似的,一口一口的深呼吸非但沒有讓她暖和,卻似更冷了。

  「嘻嘻,藍焰師姐好不知羞,都拉尿了還自己用手掰開腿……」青紗吐著小舌頭,紅起了臉。

  橙玉很專業向青紗解釋:「這騷貨是讓紫欣師姐繼續鞭打她的尿道,真是個變態呢。」藍焰的臉紅了,不知是否元神被封印的緣故,似乎連羞恥感都恢複了。

  只是淫賤已成爲身體本能,她的雙手果然是在用力分開膝蓋,要讓私處徹底暴露在紫欣的皮鞭之下。

  紫欣卻不遂她的意,揮動著有如靈蛇的皮鞭,向下一卷,擊打在藍焰的菊花正中央。

  「啊……」

  仿佛一把小刀戳進屁眼,痛得藍焰又是一聲慘叫,跨步反射的往前一挺,頓時把大陰唇拉開,那個還潺潺的流出尿液的小口子徹底暴露在空氣之中。

  紫欣卻順勢後退一步,擰腰轉身將長鞭送出,只聽「唰——」的一聲。

  豌豆大小的鞭頭竟高速刺入藍焰開放的尿道之中,藍焰的身體先是一震,紫欣卻急速將鞭子抽出,一道金色的水箭像是在追逐長鞭似的,噴得又高又遠,就連屁眼也噴出一股黃濁的渾水,隨即還連放了幾個屁,她身體早已僵了,挺著胯部用後腦勺和雙腳支撐顫抖的身體,兩眼濺出晶瑩的淚花,淫穴的小嘴一開一合,仿佛是在抱怨主人受到的不公平對待,而藍焰上面的嘴,卻只剩下進的氣了。

  五位各色美女笑盈盈的看著藍焰瀕死的魚般抽搐的身體,好半天,才見藍焰長長的呼出一口氣,身體也軟了,一下就癱在地上,大口大口貪婪的呼吸,臉上帶著癡癡的淫笑,可是她的尿道口卻似再也合不上,開著指頭大的口子,帶著血絲的尿水還不斷的流出,就目前來看,藍焰的尿道已經徹底廢了,不用塞子堵上,就跟個壞掉的龍頭沒啥區別。

  「騷貨?舒服吧?」紫欣的表情變得倨傲,她蔑視著軟得爛泥一樣的藍焰,一只腳踐踏著藍焰的私處,看著眼痛的細跟在藍焰挺立的陰蒂與可憐的尿道口來回碾,藍焰痛得渾身哆嗦,雙手勉強抱著那只抱著紫欣美腿的長筒皮靴,妄圖托起它。

  但紫欣哪能讓藍焰如願,察覺到藍焰雙手的力量,反而把更多體重加到那只腳上。

  「紫……紫欣……輕一些……啊,啊……師姐,很,很難受啊……」藍焰苦苦的哀求著。

  「哼哼……」紫欣冷笑著:「輕一些?好呀!你覺得現在誰是主人呢?嗯?」紫欣果然輕輕的擡起腳,看著藍焰剛松了口氣,卻用更大的力量迅猛的踏下,跟著不等藍焰有所反應,又是連續的踐踏。

  「啊啊啊……不……啊,天啊……哈哈……壞掉了……不,不……啊啊……」藍焰瘋狂的搖著頭慘叫,雙手盡力擋著紫欣的高跟靴,不一會藍焰白皙的小手與光滑的私處,已經被紫欣踩踏的紅了一片,其間還有一顆顆被細跟戳出的小血點。

  「我讓你擋!騷貨!擋啊!再擋啊!踩死你!騷貨!母狗!!死吧!!!」紫欣徹底變個人似的,不要命的折磨藍焰的尿道、陰蒂與淫穴!

  藍焰起初還拼命的擋,可是快感又逐漸占據了她淫蕩的身體。

  手漸漸擋得少了,到了最後直接用手拉開雙腿,任由紫欣的瘋狂踩踏。

  疼是真疼。可舒服也是真的舒服。

  那整片被紫欣踩得通紅的媚肉仿佛著了火,熱乎乎的,麻酥酥的,紫欣的腳擡起的時候,那媚肉就癢得仿佛有小蟲在裏面,又爬又咬的,癢得難受,鑽心,恨不得拿把刀割開掏出來用刷子恨恨的刷。只有當紫欣的腳狠狠的踩下去,恨恨的踐踏在淫賤的身體上的時候,那些煩人的小蟲子就都被趕跑了,通透的舒暢讓藍焰舒服得直哼哼。

  可憐私處上的蜜肉又柔又嫩,粗糙的靴底和尖利的高跟將那片媚肉磨得傷痕累累。

  傷上加傷,反讓媚肉腫了起來。

  開口的尿道被腫起的媚肉堵了起來,不過失去了彈性,還在往外漏著尿,陰蒂也是又紅又腫,淫蕩無比的挺立著,承受著鞋底的一次次的踩踏折磨,小陰唇大陰唇也是越來越腫,肥肥厚厚的布滿了鮮亮的淫汁,顯得格外的誘人,看了都忍不住想咬一口。

  「嗯啊……用,用力……師,師妹……嗯,哈……你,沒吃飯嗎?……啊,嗯,哈哈哈……」藍焰快感盈身,嬌媚的與紫欣對視著,嘴又硬了起來。

  「你!你這欠操的賤母狗!!」紫欣已是怒了。

  四五米的長鞭,被紫欣叁兩下牢牢的卷成一根又粗又長的皮棒子。

  紫欣雙手抓著鞭柄,前段被卷成長約一尺,粗有十公分,滿是螺紋的皮棒子,皮棒子朝下,紫欣恨恨往下一插!

  那皮棒子的頭也實在太大,加上藍焰的大小陰唇都又肥又厚,紫欣竟然沒能插進去。

  藍焰媚笑:「紫欣啊……啊,紫欣,你,你啊……還真是個廢物……廢物呢……嗯,哈哈……」「哼!」紫欣冷哼一聲,握著鞭柄順著螺紋的方向一擰,就聽藍焰:「喔喔喔……」一串呻吟,那螺紋皮棒子竟被紫欣像擰螺絲一樣給擰進藍焰的淫穴大半。

  「哼!母狗,這些舒服了吧?」紫欣得意的看著藍焰眼淚和口水遍布的俏臉。

  「嗯,哈……有,感覺了呢……哈,嗯,這,這就是,你的極限了,嗎?

  ……嗯……」

  「當然……」紫欣渾身紫光乍現,用上了真氣,隨即嬌呼一聲:「不是了!!」螺紋皮棒子在紫欣的全力作用下,完全捅進藍焰的淫穴之中!

  「噗……啊,啊啊啊……」藍焰兩眼翻白,嘴裏冒出白沫。

  皮棒子的頭又鈍又粗,藍焰的子宮頸方才又沒有經過熱身,這一尺來長的皮棒子根本進不了藍焰的子宮,能完全插進藍焰的體內,全因紫欣的暴力將藍焰的陰道強制撐長!

  淫穴中的黏膜完全緊繃,只要稍稍加力就會破裂,但紫欣哪會手軟,她身上紫光更盛,以更大的力量推動皮棒子,瘋狂的抽查藍焰的淫穴。

  即便是從外面看,藍焰的小肚皮也隆起了粗大的圓柱形,甚至還能隱約看到圓柱上的螺紋,粗長的皮棒子在紫欣的巨力下一直頂到藍焰的橫膈膜,頂得藍焰內髒翻江倒海,一口口的從嘴向外吐黃色的苦膽水。

  若非藍焰嘴角挂著那點癡癡的蕩笑,旁人還以爲她在受苦哩!

  「我讓你爽!我讓你爽!……」紫欣賣力的沖擊藍焰的陰道,忽的把皮棒子高高的抽出來,連帶著把藍焰的下半身也帶到了半空,紫欣大叫:「把你的子宮也開,我要把你……」話沒說完呢,藍焰敞開的淫穴口噗嗤噗嗤的噴出一股股淫靡的半透明的黏稠陰精,正好打在紫欣瘋魔般的臉上。

  「嗚嗚……你這母狗,竟?竟敢……?」紫欣高舉著皮棒子,正要狠狠的砸向藍焰在這個瞬間還正對這天空的陰戶,可語氣卻大夢初醒般改變了。

  雪白的嬌軀啪的一下摔在地上,修長的美腿大開著,以每秒兩下的速度抽搐,小腿到腳尖卻成了緊繃的直線,已然痙攣;深紅色的淫穴開著不大的口子——若非紅腫的大小陰唇遮擋,用不著鴨嘴器也能清晰的看到粉嫩的子宮頸,小股的淫漿還在往外噴著,膀胱裏的尿液仍舊不受控制的往外流著,流到哪裏,哪裏就又澀又刺癢,讓藍焰即便還享受著強烈高潮的余韻,就盼著再次受到瘋狂的虐待了。

  「啊,哈,哈……嗚嗚……」藍焰喘息好久,呼吸稍勻,才斷斷續續的說:

  「好,好刺激,嗯,哈……好舒服,……呼……紫欣……繼,繼續啊……」紫欣臉色有些郁悶,她有些嬌羞的看了眼四周躲得遠遠的綠婉等人,尴尬的說:「這個……老毛病又犯了,不好意思啊……」「好恐怖……橙玉,我們跟紫欣師姐見面是不是一個錯誤啊?」青紗怯怯的抱著橙玉的纖腰。

  橙玉躲閃著紫欣的目光,輕撫青紗的秀發:「這個幺,貌似……」綠婉躲在粗大的水泥柱後,小心翼翼的探頭,偷看紫欣。

  黃泉則是按著腰間的短刀警戒紫欣的一舉一動。

  「咳……那個……」紫欣裝出和善的笑容:「我有那幺恐怖嗎?」「有。」大家異口同聲。

  「嗚……」紫欣委屈的走到一邊,在地上用鞭柄畫著圈圈。

  「那幺,現在輪到我們咯……」綠婉帶著護士特有的溫柔,輕輕說著。

  青紗和橙玉開始組裝一個長寬高各一米的鐵籠子,綠婉在木板上寫寫畫畫,黃泉拿著一朵長著骷髅圖案的蘑菇,站在藍焰身邊冷笑。

  藍焰靜靜的看著忙碌的幾人,心裏害怕與期待並存,自從投入淫女門藍焰就再也沒有害怕過,現在沒有元神之力,她再次成爲普通的女人,雖然內心的淫賤從未改變,可這副沒有神奇力量的身體最終會變成什幺樣子?

  藍焰越想就越興奮,仿佛回到她失去處女的那一夜,那種恐懼與期待的矛盾心情,她渾身顫抖,不知道是因爲害怕還是興奮,直到處女膜被撕裂,短暫的痛苦之後是無盡的甜蜜……「趕快到來吧!我的身體已經等不及了……」藍焰心中滿懷希望的祈禱。

  藍焰被穿上了束縛皮帶裝,一指寬的黑色皮帶完美的緊緊勒住藍焰淫豔的酮體。

  皮帶胸罩緊勒乳房根部,讓藍焰原本就火辣的雙乳襯托得愈加突出,下體同樣是皮帶型的貞操帶,淫穴被牢牢擋住,尿道被塞進拇指粗的塞子,只在菊花處留著一個兩指粗的孔洞。

  手腳上穿的,是紫欣方才穿過的長筒皮靴和黑色皮手套,沒有了真氣,很快藍焰就感到手腳被包裹的位置悶熱得有些刺癢。

  不透一絲光線的黑色眼罩蓋住藍焰的雙眼,然後藍焰被領進鐵籠,彎著腰,屈著膝,她的雙手被铐在鐵籠兩邊的上角,雙腳被铐在對角的下角,铐子的鏈條不到一公分,幾乎就是藍焰的手腳完全固定住了,想要休息,她只能跪在地上。

  不過束縛還沒有結束哩,橙玉將藍焰的兩個顔色粉嫩的乳頭上了環,藍焰不禁呲牙,這可不是原來,受到傷害就能用真氣恢複了。

  幾滴血珠滴落,粘在橙玉手指上,讓青紗給吮了。

  兩根細鏈扣住乳環,固定在鐵籠底部的鐵條上。

  跟著橙玉捧起藍焰的臉蛋,藍焰還以爲橙玉要跟她說悄悄話哩,不想鼻子上一陣劇痛,一個閃亮的銀環已然穿過藍焰鼻孔間的隔膜,鼻環上同樣連著一條細鏈,卻是固定到鐵籠的頂部。

  乳環與鼻環上的鏈條都不太長,勉強讓藍焰有差不多十厘米的活動空間。

  「但願你睡個好覺。」橙玉摸摸藍焰的頭頂,像是對待一只寵物。

  藍焰的鼻子痛著呢,眼淚還在眼眶裏打轉,不過被眼罩擋住了,也沒人看得到,剛想反抗兩句,嘴裏已經被塞進一條細長的東西,那東西並不很粗,卻順著食管伸到胃裏,刮得喉嚨癢癢的,口塞的皮帶在後腦固定好,現在藍焰不管遇到多可怕的事情,也只能發出微弱的呻吟而已。

  「然後呢,我會給你注射一針……」橙玉的話傳進藍焰的耳朵,屁股上已經被針紮了一下,橙玉繼續說:「這是我特制的緩釋春藥,效果很好,一針能持續叁天,叁天後我們再來找你,如果你想要的話,就繼續……」橙玉撫摸著藍焰的屁股,突然在方才打針的位置扇了又響又亮的一巴掌,一個紅紅的手印在了藍焰雪白的屁股上。

  「接下來的我來吧。」青紗自告奮勇,藍焰直覺得自己的屁眼上一涼,那涼涼的東西順著曲線往下流,應該是潤滑液之類的吧?藍焰想到。

  跟著就感到菊門被撐開,一樣涼涼的東西滑了進去。

  不是很粗嘛,這也算肛門塞?藍焰心中裨益。

  诶!?不對,這東西怎幺那幺長?藍焰有些慌了,那東西滑了好久,怎幺還不停?

  青紗表情天真的,手法卻熟練的,把手裏那根,已經推進藍焰的屁眼一大段,外面那截還跟紫欣的皮鞭差不多長的細長橡膠條,繼續往藍焰的身體裏推。

  「嗚嗚……」藍焰也看不見也說不出,終于感到害怕,她用力扭動身體,但鼻環和乳環立刻讓她吃到苦頭,要不是眼罩擋著,她已是淚流滿面了。

  沒辦法,只能努力收緊括約肌,希望能以此阻擋青紗的如今。

  可這對于軟滑的橡膠條來說,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如果藍焰能看的話,她會發現青紗也使用了真氣,天青色的真氣還順著那橡膠條一起進入藍焰的身體,否則青紗哪能讓柔軟的橡膠條在藍焰曲折的腸道裏進退自如呢?

  藍焰只能無奈的承受這一切,因爲視覺被剝奪,令她將更多注意力放在體內那長得不像話的肛門塞上。

  敏感的身體幾乎能察覺到那橡膠條每一寸的前進,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那到底有多長呢?人的腸子好像有七八米長,青紗該不會……藍焰不敢往下想,青紗是要奸淫自己全身的管道嗎?貌似原來自己都沒有試過呢!

  青紗一邊努力前進,這邊綠婉卻興沖沖的來到藍焰跟前,很高興的說:「二師姐,我幫你寫好留言板哩!你好好聽噢——「我是世界上最美麗最淫賤的母狗;

  請強奸我,輪奸我,不論任何人,任何動物,任何物體;只要能塞進我的臭逼,我的臭屁眼還有我的臭尿道,請各位主人,把母狗塞得滿滿的;母狗的奶子又賤又大,還能噴奶,主人想怎幺玩,都隨便;精液、屎尿和濃痰,所有惡心的東西,都是母狗的無上美食;我需要被淩辱、被虐待,毫無尊嚴,就像踩在腳下的臭蟲一樣;不用管我是否痛苦,不用管我的死活,只要主人高興,就是母狗最大的滿足!

  「怎幺樣?二師姐,還可以吧?」

  藍焰心裏後悔死了,這樣自己還有命嗎?綠婉啊綠婉你不是吧自己的理想給加到我的身上了吧?

  綠婉果然滿懷希翼的說:「這原來是我的夢想呢,不過一直不敢放棄元神之力,二師姐不愧是二師姐,真是綠婉的楷模呢!」「嗚嗚……我們換一換吧……」藍焰都要哭了,可惜這心裏話沒人能聽見。

  「好哩,終于完成了!」把最後一段橡膠條推進藍焰的身體,一條黃色上翹的狗尾巴也卡在貞操帶上,青紗一陣雀躍,然後就有些鄭重的對藍焰說:「藍焰師姐,我要收回真氣咯,沒有真氣的限制,橡膠條會恢複原型,變粗一倍,你要小心噢……」「嗚嗚……」藍焰一陣掙紮,鼻子也痛乳頭也痛,跟著肚子裏爆炸似的滿漲起來,可憐手腳都被牢牢的铐住,自己想要撫一下痛楚都做不到,她可看不到,自己的肚子高高的鼓了起來,要知道那粗長的橡膠條的體積可比嬰兒大多了,現在的藍焰,跟懷了叁胞胎的大肚婆比都絲毫不差。

  腿一軟,藍焰跪倒在地,沒在意又扯到鼻環和乳環,痛得她嗚嗚的呻吟,卻不敢亂動了。

  「二師姐不要著急噢,亂動很危險的呢……」橙玉的聲音又到了前面,藍焰感到耳邊一癢,頭發被撩起來,跟著耳朵裏一陣轟鳴,就什幺也聽不到了。不痛,也不知被填進了什幺,可能是蠟,卻不覺得燙。

  就這樣,藍焰看不到、聽不見、不能說、鼻子和乳頭上的銀環讓她不能做太大的動作,四肢被固定限制了她的行動,她的尿道被堵死,她的腸道裏有七八米長的橡膠條,還把肚子撐得逼叁胞胎的孕婦還大,屁眼上堵著狗尾巴,顯得又淫蕩又可愛。

  她還被注射了足夠持續叁天的緩釋春藥,在囚禁她的鐵籠旁邊,還有綠婉代筆的淫賤母狗宣言……那幺還差什幺呢?

  「對了,黃泉,你好像什幺都沒做嘛?看來你也是嘴硬心軟呢!」青紗很高興見到了黃泉人性的複蘇。

  「嘿嘿……」黃泉掃了青紗一眼,回頭看著那荒廢的大樓,陰陰的笑了:

  「雖然持續時間不長,也足夠讓你過瘾了吧……」「不!……」藍焰心裏恐懼的大喊:「百靈,你怎幺在這裏,還有長老,爲什幺?!不不不!赤韻,我沒有害你啊!師父,不要殺我呀!!師妹,不,不要毀了我的元神……」赤韻頭頂的吊燈亮著,烤熱了燈罩,長著骷髅圖案的蘑菇散發出淡淡的誘人香氣……虛不渡目睹了一切,他感到即興奮又難過,他看著在鐵籠中癡狂的藍焰,暗暗起誓,從今之後,只有自己才能玩虐藍焰,其他人,都不行!

  字數:9960

  【全文完】


97无码超级碰碰碰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