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国产亚洲欧美日韩日韩一级醉绿江湖 1-4

精彩内容:

第一章,仙山來客。


  大夏曆一百二十二年,四月。

  白畫山,自古以來便有天下第一山之美譽,古人雲,“青峰之勢欲比天,白雲如畫天外仙”,說的便是這白畫山的氣魄與美景,亦不知多少文人墨客遠遊萬裏,只爲一睹白畫山的真容。

  此時已然是深夜,天空雷雨交加,閃電密布織成了一張大網,差點把這白畫山的仙氣都打散了些,雨點噼裏啪啦的砸在青石山道上,這本就難走的山路,也更加艱險了。

  啪。

  一個戴著鬥笠的黑衣身影,一步步踏上了山道。

  白畫山在百姓眼中是仙山,可在江湖人看來卻是“險山”,這山上有著一個傳世百年的名門大派,白袖劍派,此派以劍法聞名,一招一式都靈動缥缈,以快劍殺人卻衣不沾血而聞名江湖。

  劍如驚雷,血濺五尺,衣袖皆白。

  其派中門人都是俠肝義膽之士,這方圓百裏內,誰要是敢欺壓百姓,做些喪盡天良的惡事,只要被白袖劍派的人看見了,還沒聽說有人能從他們的劍下逃脫。

  哪怕是江湖上臭名遠揚的大盜惡匪,到了白畫山的地界也得收斂點,當然了,也就在這一片收斂些,出了白畫山範圍,可就沒人吃這一套了。

  白袖劍派的一處閣樓內,書案前端坐著一男子,身著一身墨綠長袍,背影看上去好像個文弱書生般,手持鬃毛筆杆在紙上寫寫畫畫,旁邊的牆上還挂著一柄細劍。

  可從正面看去,這卻是江湖上人人知其名的大俠,也是白袖劍派的當代掌門人,白沈舟。

  白沈舟字迹工整,一筆一劃都有股獨到的韻味,俨然是一位書法大師,可正寫著,突然毛筆一頓,擡手就抓住了牆上的細劍,铿锵出鞘,一轉身,窗口那赫然站著此前那位戴著鬥笠的登山男子。

  “二弟,是我。”男子一邊說著,低頭拿下鬥笠。

  “大哥!”白沈舟驚呼出聲,趕緊收起細劍就要去接鬥笠,邊走還邊說著,“你之前不是在柳州那邊嗎,這麽遠過來也不提前通知我一聲,你我兄弟這麽久不見,今日可要好好喝上一杯。”

  “酒便不喝了,今天我來,只有一件事。”

  “不喝了?”白沈舟一眼看過去,大哥那雙眼睛一片血紅,仿佛四五天沒睡過覺一樣。

  “恩,不喝了。”男子一邊說,一邊解開腰上的扣帶,白沈舟這才注意到他還背著個竹筐,一打開蓋子,裏面還躺了個熟睡的嬰兒!

  “是朝兒吧?一轉眼都長這麽大了,嚯!還挺沈,男孩長的就是快,比我家那丫頭沈多了!”白沈舟抱出嬰兒檢查,那外面下著傾盆暴雨,竹筐又並不嚴實,孩子身上難免濺了不少水,可卻依舊沈沈的睡著,呼吸也很平緩,想必大哥早就用內力護住了兒子。

  “我記得雪倩好像比朝兒大一個月吧?對了,雪倩在樓下睡著呢,我去抱上來,你也看看你侄女。”白沈舟說著就要下樓,可男子一擡手,攔住了他。

  “今天就算了,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大哥,你究竟怎麽了,惹了麻煩也不用怕,這是白袖劍派,誰也不敢在這動你。”白沈舟皺著眉頭問道。

  “那就長話短說吧。”

  白沈舟一邊抱著嬰兒,一邊靜靜聽著大哥的講述,表情也在緩緩發生變化。

  “嫂子...死了?那姓蔡的狗官簡直就是個畜生!大哥你......”白沈舟也氣的雙目通紅,渾身發顫。

  “都怪我,我若是不外出......”男子面露悲傷,喃喃自語,可隨後聲音又回歸平淡“這是生死大仇,姓蔡的,活不了幾天了。”

  “大哥你別沖動,聽你的話說,那姓蔡的如今已經逃到了京城,那可是天子腳下,內外都有五千官兵把手,你在那殺了人,多好的輕功也逃不出來!”

  “不必勸我,我今日來,只求你一件事,我這一去,生死未知,替我照顧好朝兒,希望你能答應。”

  可話音落下許久,遲遲也不見白沈舟吭聲。

  “二弟,我現在是個通緝的犯人,如果你覺得爲難,我不逼你。”男子沈沈說道。

  可再一看,白沈舟的卻流下兩行熱淚,聲音顫抖,“大哥,你我八拜爲交,就是豁上性命我也得幫你,我就是恨,恨我自己能,恨我自己是一派掌門,沒法跟你一起殺到京城,取了那姓蔡的狗命!你放心,朝兒本來就是我義子,這件事我義不容辭!誰想要他的命,得先問過我的劍!”

  “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不必恨自己,你是一派之主,若是你去了,這白袖劍派明天就要被當做內亂反賊而被官兵圍剿,我一人之事,怎能牽連這麽多辜的人。”

  男子第一次露出微笑,拿起鬥笠顛了顛,抖盡雨水才戴在頭上。

  “朝兒就交給你了,替我備好一壇醉花釀,待我大仇得報,你我兄弟便不醉不歸。”

  “好,我便以美酒靜候大哥歸來。”白沈舟背著身子說完,再回頭一看,哪還有人影,只剩窗外那一副雷雨之景。

  轉眼間,一年又一年,十八年悄然過去,那壇用黃泥封好的醉花釀,也被白沈舟一直放在案幾上,可他始終還是沒等到大哥前來共飲美酒。


  第二章,桃花仙子。


  論是江湖紛爭,還是朝廷動蕩,這白畫山,永遠都是世外桃源。

  清晨,日光透過雲層輕柔的灑在地上,照應出碧綠的春草,和一片片落下的桃花,身穿一身白衣,腰間挂著長劍的陳朝打著哈欠走出小樓。

  不知不覺,那個小嬰兒,已經長成了一個英俊青年。

  “師兄!師兄!”一個十二叁歲的少年從院中的小屋跑了出來,氣喘籲籲的。

  “小天,你起這麽早幹什麽,今天又不做大掃除,怎麽不多睡會。”陳朝笑著揉了揉小天的腦袋。

  “但是今天師兄你要去練劍啊,小天最喜歡看你練劍了!可惜我只是外門弟子,不知道什麽時候六師伯才能教我劍法!”

  小天是一位侍劍童子,也就是所謂的外門弟子,說白了,就是相當于門派的仆人,照顧弟子們的飲食起居,做些雜活而已,如果表現的好,有朝一日升爲內門弟子,才會被門派傳授武功。

  小天從八歲進入門派,已經跟了陳朝五年了,兩人感情不是一般的好。

  “你就這麽想學劍啊?練劍可比你想的辛苦的多。”

  “小天不怕苦!小天想當大俠,除暴安良,劫富濟貧!”

  “哈哈,那改天我就找六師叔說一說,看看能不能提前教你劍法。”

  “真的?謝謝師兄!”

  “好了,快走吧,一會去晚了,六師叔又得罵我。”

  一大一小走著,最終來到了一個大院,上面的牌匾上寫著“晨劍園”,離的老遠就能聽到裏面一片刺劍聲。

  “陳朝!每次都是你來的最晚!”一個孔武有力的大漢站在人群中間教著劍法,看見陳朝就氣不打一處來,狠狠訓斥,旁邊的弟子們都捂嘴偷笑。

  “一不小心就睡多了些...六師叔您別介意啊!”陳朝不好意思的撓著腦袋,六師叔這才冷哼了一聲道,“你以爲這樣就能免得了處罰了?不但免不了,而且今天處罰還要加倍!”

  “啊?”陳朝眼睛一瞪,處罰加倍?這不要了他的命嗎!

  “不過也別說我情,想要免罰也不是不行,但是得給你一個考驗。”六師叔背著手說道。

  “弟子願聞其詳。”

  “用叁招劍法把我逼退半步,就算你過關了,這處罰也就免了!”

  “弟子怎麽可能敵得過六師叔,別說叁招,就是叁十招,六師叔您也能輕易擋下。”陳朝苦著臉說道。

  “我還能以大欺小不成?放心,我不用兵器,空手借你叁招,正好看看你小子的劍法有沒有長進。”

  “那弟子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隨著二人的對話,周圍一衆弟子紛紛散開,給他們讓出空地。

  “來吧,用你最擅長的劍法。”六師叔大喝一聲,穩穩的紮了個馬步。

  “好,那弟子就得罪了。”陳朝點了點頭,手掌一拍腰間劍柄,內力陣陣湧動,長劍一下就被震的脫出劍鞘,另一只手在半空接住劍柄,攜著這股反震的勁道快速劈向六師叔。

  “震劍式?學的倒是有模有樣,就是太慢了。”六師叔腳下生根,紋絲不動,僅僅一側身就躲過了來勢洶洶的一劍,雖然嘴上在批評,可眼中卻流露出幾分欣賞。

  陳朝一擊未成,也不氣餒,半轉身體,用側身對著六師叔,手持著劍側劈過去,長劍大開大合,氣勢驚人,可六師叔他僅僅一昂頭,劍刃便貼著他的下巴劃了過去。

  “慢,還是太慢。”六師叔一邊說著,一邊心底暗暗吃驚,剛才那一劍逼得他差點挪步,還好他仗著自己武功驚人,硬生生躲了這一劍,但是就差一點,若是再快半點,他就躲不開了。

  陳朝根本不回應,再次轉身,這次便背朝著六師叔,擡起手臂,手肘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勢擊向六師叔的頭顱,可仔細看去,那肘尖分明閃著一抹寒光,原來陳朝把劍身緊貼著小臂,以身藏劍!

  這一劍速度極快,又異常隱蔽,在兩人距離極近的情況下,六師叔已經沒有躲閃的機會,只能後退了一步。

  “六師叔,弟子是不是過關了。”陳朝收劍拱手,周圍一衆弟子也都響起了掌聲,小天更是激動的一邊跳一邊鼓掌。

  “哼!勉勉強強!”六師叔冷哼一聲,可臉上的贊許之意卻怎麽也掩蓋不住,“這次算你小子走運,以後再遲到,懲罰變成叁倍!”

  “是,弟子記住了。”陳朝苦笑回應,以後這懶覺是真不敢睡了。

  “剛才你們也看到了,那兩劍雖然快,可我不用內力還是能輕易躲開的,你們以爲是我反應足夠快?那還不如說是他的劍不夠快!”六師叔大聲說著,包括陳朝在內的弟子們也都洗耳恭聽。

  “我白袖劍派的劍法,素來男女有別,男子持劍,第一準則就是要夠快!剛剛陳朝的前兩劍,都是不合格的!快劍,並不是用多大的力氣,而是劍法要靈活,出劍要出其不意。”

  “你們現在再看。”六師叔一邊說著,直接一掌拍到腰間的劍柄上,赫然就是剛剛陳朝用出的震劍式,長劍瞬間從劍鞘飛躍而出,可和陳朝不同,六師叔足足等到了長劍快要下墜的前一刻,才握住劍柄揮出一劍。

  “看到了嗎,這震劍式的快,並不是用內力震出長劍的速度,而是要把握好出劍時機,只有讓對方拿捏不準你何時握劍才能叫做快。”

  接下來,六師叔又細細的講解了一番劍招的使用,足足能有半個多時辰,可講來講去,都是男子劍法,女子劍法卻半點也沒提。

  “你們這群小丫頭別眼巴巴的看了,之前就說了你們四師姑下山去了,一會專門有人來教你們練劍。”

  “是誰來教我們練劍啊?”一個年紀不大的小丫頭小聲問道。

  “是......說來就來了,雪倩,進來吧。”

  此時,院門口出現了一道倩影,赫然就是陳朝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也是白沈舟的獨女,白雪倩。

  世人皆知,這天下第一美女,是柳州的名妓“蘇瑤”,可整個白袖劍派從上到下都對這傳言不屑一顧,門派內弟子的說法是,“如果雪倩師姐下了山,那柳州蘇瑤又算得了什麽?”

  白雪倩的五官要比書中描寫的美人還要精致,俏臉上的晶瑩肌膚看上去比絲綢還要光滑,白裏透紅,水嫩柔軟,中間那挺挺的小鼻子精致可愛,像是一幅畫上點睛的那一筆,下面的櫻桃紅唇帶著一絲笑意,讓人忍不住欲要一親芳澤。而最動人的,則是那雙水汪汪的靈動美眸,仿佛在你心中最柔軟的部位輕輕唱著歌,除了陳朝以外,這群男弟子還真沒幾個敢和雪倩師姐對視的,就怕紅了臉,讓師姐看了笑話。

  由于今天她要代替四師姑教劍法,所以著裝上也與平時大不相同,一襲雪白勁裝緊緊的貼合著嬌軀,展現著她高挑傲人的完美身段,高聳的胸脯在衣服下撐出鼓脹的兩團渾圓,仿佛兩座雪山般,看的人恨不得一鼓作氣勇攀高峰,往下就是那不足盈盈一握的腰身,圓鼓鼓且挺翹的豐腴桃臀,一雙筆直又修長的玉腿,小巧的美足踩著一雙雪白小靴,一步步朝著衆人走來。

  微風吹過,片片桃花從樹上飛落,這花瓣環繞之中的白雪倩,就仿佛是一位下凡的仙子般。

  白衣仙子,朝陽之下桃花散。

  這不正是那盛名已久的《桃花仙子圖》中的美景嗎?這麽一看,那副天下聞名的第一畫卷仿佛就在眼前所展現。

  看著白雪倩一步步走來,一衆男弟子們連大氣都不敢喘,還要硬著頭皮在他們心中的女神前表現出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還有的那些幹脆捂著臉彎下腰,生怕讓他們的雪倩師姐看出醜態。

  在這其中,只有陳朝和六師叔沒有什麽異樣,二者一個是白雪倩的青梅竹馬,另一個則是看著她長大的叔叔。

  後者在心裏嘀咕著,“我這侄女外貌可謂驚爲天人,堪稱天下第一美女,也不知道掌門他要怎麽決定她的婚嫁一事。”

  隨後六師叔瞥了一眼身邊的陳朝,搖了搖頭,“這兩人青梅竹馬,早就情投意合,而且看上去掌門也有撮合他們的意思,這事基本就是板上釘釘了,唉,最後還是便宜了這混小子。”

  “原來今天是雪倩師姐來教我們劍法。”一位看上去也有十八九歲的女孩小聲嘀咕著。

  白袖劍派自古以來都是按照入門時間排輩分,而白雪倩作爲掌門獨女,自然是當代弟子第一個入門的,所以即使她歲數偏小,所有弟子也一樣要稱她爲師姐。

  “我也只是暫替四師姑授課,雖然雪倩功力有限,但也會盡力教大家的。”白雪倩微微一笑,聲音柔的恨不得把人的骨頭聽化了。

  “不是不是,雪倩師姐,我不是這個意思。”那名少女連忙擺手解釋。

  “對,雪倩師姐你的武功早就超過同輩了,教我們綽綽有余的。”

  女弟子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要說前幾年,她們還有人嫉妒這個師姐,可時間長了,她們自己就發現,論是相貌、身材、武功、琴棋書畫,乃至詩詞歌賦,就找不出一項比得過這位師姐,久而久之,嫉妒也自然就變成了敬佩。

  當然了,這只是女弟子們的想法,男弟子的想法可沒什麽變化,一個個還是每天做著美夢要把師姐娶回家,可惜.......

  “你呀你,是不是又遲到了。”白雪倩看著站在中央的陳朝,微微搖頭,輕輕歎氣。

  “嘿嘿,多睡了一會,還好六師叔他老人家網開一面。”陳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露出一口的白牙,六師叔一看他這個樣子,又是一聲冷哼。

  “昨晚又做噩夢了?”白雪倩的美眸中只剩下陳朝一人,輕移蓮步,從懷中拿出了一個淡綠色的精美香囊遞了過去。

  男弟子們仿佛聽到了心碎的聲音,要麽轉過頭去不願再看,要麽惡狠狠的瞪著陳朝,恨不得給他生吃了。

  不就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嗎?我們入門也就晚上那麽幾年,爲什麽師姐偏偏就對他那麽好!

  “怎麽又包了個香囊,我不是都有一個了嗎。”

  男弟子們恨不得當場噴血,雪倩師姐給這混蛋包了個香囊,他居然...還不要!這要換成他們,肯定拿回去當個寶貝供著!

  “上次那個早就舊了,不然你怎麽會又做噩夢,這個是我新給你包的,快拿好。”

  “睡覺時一定要放在枕邊,可不要忘記了。”白雪倩把香囊塞到陳朝手裏,還不忘叮囑著。

  “嗯,不會忘記的,謝謝師姐。”陳朝微笑回應,不知道爲什麽,他從小就會經常做一個噩夢,那是一個戴著鬥笠的男人背著竹筐,他坐在竹筐裏,一次又一次的看著那個男人在刀光劍影中浴血而亡。

  還好有師姐的香囊,這香囊的味道對于睡眠很有幫助,只要擺在枕邊就能睡的安穩。

  白雪倩紅了下臉,眨眼就調整回常態,面向一衆弟子說道:“現在我開始講解白袖劍派中,獨屬于女子劍法的舞劍,各位師弟如果不感興趣,可以先回去休息了。”

  “感興趣!我們感興趣!”

  “對對,了解舞劍也可以間接幫助我們練劍。”

  “雪倩師姐你講著,我們把位置讓開,去遠點旁聽便是。”

  六師叔看這群混小子那副熊樣子,攆人似的揮手“趕緊都滾蛋,這是小丫頭們的劍法,你們跟著湊什麽熱鬧。”

  可惜,沒人回應六師叔,六師叔見勸說果,顔面有失,黑著臉交代白雪倩幾句便離開了。

  見六師叔走後,白雪倩便開口道:“我很少來晨劍園,也不知四師姑平時怎麽教大家劍法,諸位師妹可以把平時不懂的問題說出來,我盡量幫大家解答。”

  話音剛落,便有了回應。

  “師姐。”一名臉上有著雀斑的女弟子舉手,“我之前一直學不會舞劍時的轉身劍,四師姑她只說我功夫沒到家,卻不告訴我問題出在哪。”

  “轉身劍的確是很難的一個技巧,但也是舞劍中最重要的一個技巧。”白雪倩微微一笑,爲這位女弟子解答疑問。

  “我爹常說,舞劍的精髓從來都不是劍,而是舞,和男弟子的快劍不同,我們女弟子的劍法更講究‘柔’,你在練劍時,要學著忘記劍,就好像手中沒有劍一樣。”

  “這...這怎麽可能?如果忘記手中的劍,那轉身的時候劍不就掉下來了嗎?”

  “當然不會掉下來,我給你演示一遍。”白雪倩很耐心,輕柔的拿出腰間的細劍,挺身向前一刺,隨後身體傾轉,劍柄在她柔似骨的手腕處打了個轉,又回到了手心裏,整個動作渾然天成,不但劍法保留了威力,又不失美感。

  “好!”

  一大群男弟子大聲叫好,用力鼓掌,也不知道他們驚歎的是師姐的劍技,還是她挺胸時那兩團呼之欲出的飽滿美乳。

  陳朝也在鼓掌,他從小就覺得白雪倩的劍法異常的美,兒時還想跟著學來著,後來才知道,男女有別,他學不了這種劍法,單是身體的柔韌度就不夠。

  “爲什麽看起來這麽簡單,做起來卻那麽難呢。”女弟子們依舊疑惑不解。

  白雪倩何等聰明,一看大家的神情,就知道大部分女弟子都不精通轉身劍,嫣然一笑,“我猜師妹們平時都是在練劍,卻很少跳舞吧?”

  “不瞞師姐,我們大多都不精通舞蹈。”

  “這可不行。”白雪倩輕輕搖頭,“其實舞劍並不是劍法,而是一套套舞蹈,只有把舞跳得好了,這舞劍才能精通。”

  “原來是這樣,四師姑一直告訴我們回去多練習,我還以爲是練劍法來著。”

  “師姐,要不你給我表演一下完整的舞劍吧。”

  “是啊是啊,四師姑她從來不給我們表演舞劍,都是看我們舞劍時挑我們毛病。”

  一大堆女弟子都想看看真正的舞劍是什麽樣的,聽著師妹們接連勸說,白雪倩嫣然一笑,“好啊,就舞一小段吧,你們注意看一下我做轉身劍和腳劍時是怎麽發力的。”

  說罷,白雪倩便拿著細劍舞了起來,動作優雅又柔美,配上她凹凸有致的身段,還讓人覺得性感妩媚,比如用力刺劍時,胸前那兩團豐滿乳肉就顫悠悠的抖著,或是做高難度的腳劍時,將細劍垂直落下,背身用鞋底接住劍柄,用力朝上一劃,一雙修長美腿直接拉成一條直線,讓所有人的目光都忍不住看向腿心中間,幻想著那兩瓣圓翹酥軟的桃臀中間,究竟怎樣一番美景?

  這動作做完,看的一大群男弟子垂涎叁尺,還有幾個人直接流出鼻血,趁著旁人不注意,趕緊悄悄的拿袖子擦幹淨。

  別說是男弟子,就連女弟子都失了神,哪個女孩不喜歡舞蹈,這麽柔美性感的舞蹈,她們當然也想學。

  這也是白袖劍派的舞劍之精髓所在,每一支舞蹈都容易使對手分神,只要對手一分神,這暗藏殺機的舞蹈隨時都可能要了對手的性命。

  “好了,今天就到這裏吧,師妹們回去後還是要先練舞蹈,只跳舞就可以了,如果在舞蹈方面有什麽不懂,也歡迎大家隨時來問我。”

  “謝謝師姐。”

  隨著女弟子散去,男弟子們都圍了上去。

  “雪倩師姐,現在正是賞桃花的季節,不如我們去桃林走一走?”

  “師姐,我昨天采了些藍果,我們帶到山泉那一起品嘗可好?”

  “師姐.....”

  人群中的白雪倩,目光望向一處,只見那人對著她使了個眼色,她便微笑著和師弟們擺著手,“改日吧,今天我還有事。”

  隨後脫身而去,跟上那人的步伐,留下一群面帶不甘的男弟子們。

国产亚洲欧美日韩日韩一级